练习2

其实都不是练笔,算造句了。
腿个脑洞,鞭策自己努力写文。

马尔福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正是午后,他以为昨晚交的方案已经一字一节全部写清,结果还是叫对方挑出几处错漏来。哈利闷着声听他一项项地列修改意见,左右没想到这位点杯提神用的美式咖啡都要加双倍糖奶,号称味觉会被浓重咖啡因谋杀的娇气公子哥还会亲自和他这位新入门的苦力电话交流。

听完训话,哈利老老实实地应声承诺一天之内呈上新方案,尽力把关于这位上司如何在唇边形成一个精致又刻薄的假笑,或者惊异地扬起眉毛用他那双带着嫌恶和鄙夷色彩的灰蓝眼睛看人,又或者因为恶作剧得逞而连尖削的下巴都显出得意洋洋的神态,这之类的念头通通抛进泰晤士河,或者直接套上塑料掉闷死也行。可这种明显的压榨行为依然无时不刻让他回到那些在霍格沃茨里和马尔福争锋相对的日子里去。

也许因为是哈利太急于和过去划清界线,哪怕他已经决心在麻瓜世界里展开一段和魔法毫无关联的新生活,可只巧合地遇见一个相交甚少的故人,带上一丁点魔法世界的痕迹,也能让他迅速沉入旧生活里无法自拔。哪怕旧生活里充满糟糕的细节和预想未来飘渺无依的焦虑,它也仍然充满魔力,带着青少年令人扼腕的懵懂新鲜感引诱你在其中窒息。

当然啦,对方收到哈利的答复,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断线之前还给了他一个语调上扬的“See you”,尾音咬得俏皮又愉悦,叫人不免在电波越过大洋传出不甚清晰的轻笑声里心旌摇曳。

一定是睡眠缺失让思维太过飘忽。哈利在心里责备起自己那些轻浮而不受控制的脑细胞来。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