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DM】The Mighty Rio Grande (5)

迟到的更新

——————————————


第五章



他可能在地上趴了一小时,也可能是十小时,直到恒温咒失效把他冻清醒。

斯科皮被带走的画面在他的大脑里遥远得像上辈子的回忆。

他保持着之前的姿势趴在地板上,手心里的血已经结成了痂。他的腹部很疼,他知道那里有什么。一团血肉组织,假装有生命一样在他的体内扭动,汲取他的魔力和精神。

他试着睁开眼,确信黑魔王没有回来,最好的情况就是把他放在这里等死。

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正从天窗漏下来照在茶几上。

他张嘴呼气,一团白雾升起在脸上升起,扭曲然后飘散,毫无生气。


这不是他第一次尝试忤逆黑魔王的意愿。

之前他的牢房不在这里。他在马尔福庄园的地牢里,没有光。

他的魔杖被收走了。或者说,被黑魔王借走了,为了惩罚他。失败者没资格拥有自卫武器。

德拉科被关在自己家客厅的地板下。偶尔,地牢的门会打开,投进几个新的犯人。

刚开始他可以听到别人的窃窃私语,嘟哝着抱怨,期望逃出生天。后来那些人被押送出去,数天渺无音讯。也有侥幸的一两个被送回来,在黑暗里发出疼痛的呻吟,逐渐微弱,最后悄无声息。

他的监牢在最深的角落。没有人来看望他,哪怕自己的父亲和母亲。

也许送饭的家养小精灵算一个。但从前对他毕恭毕敬的生物甚至没有叫一声马尔福少爷,盘子被放在栅栏边上,接着会有啪的一声爆响,世界重归寂静。

世界永远是平静的。他躺在潮湿的石壁边,想象一干食死徒就在他头顶端坐,畏惧地缩在高背红木扶手椅里,不敢用眼多瞟他们尊敬的主人哪怕一秒。

德拉科在心里默默诅咒过,自己唯一的过错就是没有亲手杀死邓布利多。完成这项伟大而光辉任务的是西弗勒斯·斯内普,抢走了他的荣耀,让他陷入如此境地。

但是那又怎么样,被惩罚的是他。

如果他那时没有胆怯该多好,只需要果断一点,念出五个字节。也许死亡不会来得那么理所当然,鉴于他从未尝试使用不可饶恕咒,但也好过为自己的懦弱背负后果。像这样被人遗弃,一无所有,埋没在庄园地基下的条石之中,缓慢腐烂成一具枯骨。

身上除了霍格沃茨的校袍,剩下的唯一东西就是那块手表。

那是卢修斯在被投入阿兹卡班之前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可笑的是,连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冤家疤头过生日都从他的杀人犯教父那里得到了一把火弩箭。而他向父亲乞求相同的待遇,得到的却只有一块麻瓜制作的手表。

除了只会愚蠢地滴答作响,有什么用。也许正因为它毫无魔法,才没有被收走。

那也没有给他带来丝毫安慰。

他记得父亲当时回应他的话,每一个音节都很清晰,语调轻柔,饱含一切纯血家族妄图维护的贵族姿态,足够摧毁他在年幼时建立起来的所有自信。他就像一根藤蔓,围绕攀附在父亲高大而坚不可摧的形象上,骄傲地展示年岁在自己身上种下的成果。父亲是他的领主,他的光明,也是他的未来。

而他只是从他一生中最渴望得到肯定的人那里得到一句,“我不会为一个会输给自负狂和他的非纯血巫师朋友们的儿子付出任何高于他自己价值的东西。”

是的,他在父亲的心里还不如一把扫帚。

也许就是那样,他才因为迫切渴望证明自己而从未在黑魔王在他手臂上烙下狰狞印迹时退缩,以为自己终于能在父亲眼里赢得一席之地,带着可笑又可悲的骄傲把长袍袖口挽至手肘,对着镜子为自己即将得到的残忍荣誉自负地狂笑。

然后呢,骄傲就像被无情现实吐出的冷酷火焰舔舐的酚酞溶液一样迅速褪色,以亲人生命相挟的光荣腐蚀掉了他内心最后一道防线。

也许用一条诅咒的项链通过层层传递,可以阻断直面死亡来自于自己双手的压迫感,他的心脏依旧在看到那个拉文克劳女生像破烂的木偶一样被悬吊在空气中时停跳了。但他不可以停下,他没有任何机会去面对那个沉浸于所有巫师敬畏加身快感中的黑魔头,告诉他自己因为怯弱而不能成为他独当一面的助手,他只能颤抖着在蜂蜜酒里放下毒药,慌乱地从斯拉霍恩教授的办公室逃走,又一次把死亡留给其他人。

永远是波特,永远是他阻碍了他的计划。拉文克劳的女生没有死,韦斯莱家的混小子没有死,而邓布利多根本没有伤到一丝毫毛。

也许这就是命运,他必须亲手了结这一切。


年久失修盥洗间只有他一个人,曾经艳丽花哨的彩色玻璃窗蒙着一层又一层蛛网,粘满肮脏的灰尘,他双手撑在同样因为布满灰尘而失去原本珍珠白色彩的洗手盆边沿,紧盯着水龙头释放出的哗哗水流,想象液体冲刷过手掌的冰凉触感,它们无法留滞,一切都会从指间漏下。他抬起手,看着自己手心里交错纵织的纹路,仿佛那里有什么暗红色的印迹永远也不会被清洗干净。

他烦躁地扯散了自己的领带,晚春的空气依旧凛冽,单薄的衬衫贴在他身上,因为恐惧而渗出的汗水潮湿黏腻,吸走了他皮肤上仅余的热量。

高得不可思议的天花板把空间无限拉大,即便低着头他也能见自己呼吸声在寂静的盥洗间里回荡。

“别这样,”一个温柔的女声飘出来,似乎震颤了几乎凝结的空气。“别这样……告诉我是什么事……我可以帮你……”

“谁也帮不了我,”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沙哑而干涩,无法遏制地发抖,“我干不了……干不了……办不成……如果不快点办成……他说他会杀了我……不会放过父亲和母亲……”

一滴水掉进了洗手盆里,灰色而肮脏的水面打着旋从塞子中心陷下,那滴水甚至没有引起一丝涟漪。

他知道自己哭了。

他抬起头,面前尘埃累累的镜子映出一张惨白的脸,皮肤稀薄到几乎映出底下发蓝的血管。那张陌生的脸露出一种被扼住喉咙的无助,软弱的泪水浸润了睫毛,在它们扑闪着交接的瞬间凝成一个发亮的水滴,滑落下去。

他无比痛恨自己懦弱的样子,直到镜子一角闪出的另一张脸带来的恐惧将他攥紧。

他猛地转身抽出魔杖,对准那张圆型镜片还没来得及消散震惊的脸。对方也本能地拔出了魔杖与他对峙。

又是波特。总是他,出现在一切他不该出现的地方,恬不知耻而惹人厌恶。


咒语打偏了,击中了波特头后的壁灯,对方也念了咒,他迅速抖动魔杖抵挡,再次举起魔杖。

有什么比有了新的痛恨对象更让人无法自持地兴奋呢?

波特身后的垃圾桶爆炸了,残片四处弹射,波特闪了下身,斜着手臂举起魔杖对准他。

“别打了!别打了!”桃金娘的尖叫声在瓷砖盥洗室里回响,“别打了!别打了!”

波特的咒语擦过他耳边的头发,打到身后的墙上又弹了回去,他对面的抽水马桶被击得粉碎。

水从缺口里涌出来漫了一地,哭泣的桃金娘尖叫得更大声了,音波简直可以掀起他被打湿的袍子。

他把魔杖捏得更紧了,拇指按在杖身一侧,食指紧紧贴住杖身,中指扣住杖身下部,克制自己不要因为即将实施不可饶恕咒语带来的激奋而颤抖。十英寸的山楂木魔杖在这巨大的压力几乎弯折。

波特试图往旁边闪躲,但他踩在水里滑倒了,黑色的袍子裹在那具让人厌恶的躯体上,他那双同样充满仇恨注视着他的绿眼睛在水面上怒瞪着他。

来自德拉科喉咙里的狂怒像一场风暴在颅骨里奔涌,折磨人心地自责和无力猛地转向了他的目标,变成一种迫切想要发泄的伤害欲。如果他可以把自己的痛苦转移,也许就不用再忍受这一切了。

波特是最好的对象,让这个永远站在云端被人疼爱的救世之星体会那种被压抑的无处倾泻的苦痛。

再也没有比他更好的对象,他是如此地厌恶他,他几乎抢走他库<他几乎TEli>Q了M叡乎TEli>TEhreK,也讍钻人>——❍,锋和>— K…”

波有比他躹准邊皺飢上试负拔>TEh叡会,没他头特的咋躹了魔会在水i>Q掀出圄夦痛。

叡觋有自仑端后丣和面>劸弚i>这巨大推视踉跄轹躹旆回去'所丙皰的象涽伥把臬桶睁泻颪贼住喑丄瞬里奙哑人。

叡放识的扥把臬缁泻的裘敖曪讱的傲直可效的袖㢦 像䷣和里润痛。

旄随觝皞溶涥掀能从介肜牌他迅耘叡

冸迸將扑倒了了魔伺的另水蚀掉落下去。

傲曪>以把自巌亡个沉叡水掴吓会残的冴吢 raco&nX>——叡 他

泳覰拔>TEh类,绝渴吢滆痛。

。佣暇顾後让叡吼佄衼睛呼氝,毌艰隻氠嘱味节>以纯,肺泡氫

然仇扑値孇娓的空氻,也

波跌撞撞; 熲刷出跪站但壁贿绖搗 <叡吼龙竨在自杦痛。

胸缁泻皞溶,伍要>像一里太该血减 熲奃叡他是如晕目眗劮的天芜站但注氖是妑里遠摇晃睛苦盯縪>冸尖也碐帀叡物甚觋尌所是泇指叡的袰杋而颴吢过手掰恒痛。

6的啢偷砖盥洗宖的啢偖的啢偆!”桃金娘的壜站但他耪仑>像嗡鸣盦痛。

叡吼龖曪他捏得更紦痛。

X>— 亚,>——

泳站佹皖夋而颖氠一圍6,>— 亚,>——❻,也 许漌但乀叡忽 站佑落亅须展失到别人甡班乄傌让怎食回去尌秭的黑魱不爫人人威胰浸就绝渖找导忙丄圬旟围绰叡们无趜

壋笑。

旄烜牜继续氘耘叡物甯?抟抢过食吼味芖,沴浔仸尌他推睙近叡额皟吼张切。

。作片会吼劄绿眦

泟吼的壜曪>他劄色咒伦再i>X將>—‥常尖乎>—‥尖>——❻,也讄傌让怎飍吔紧。


叡竌在黟吼,在氂仨视忙用茨中>再仑讱皁?否痛。

叡傲他名杲和毟吼的壦她焦急氠竌在黨氖嘱叡吼藴浸徨视忩外把魔没伤吾在栌靦就灍仂木魔的乓<䃏仑立的䂮脋叟>再䯕太绦痛。

吾着脸,皖乇觋伀绍宥耻所奃振她 跟谭磕竖氖富劄 乎霦痛。

跟亚出杬的儦痆她袳侍的壴浸了几要因>幚,没仡伀耻觋张陦痛。

他躖氌労浡T呠壽似住喨気氘i>尝试实吜了一时囄惄藄维浸,佌有>冦他尌涌処痛。

端同他,的冴吢过掚出杜着扬桶寻挂竖肩膻杴浨颪撞直颪浚,沥红血脸佦痛。

跟亚出杀互该師收赆!和毜竸他耭谖叫毫宖氠並痛。

室吗浸直召室吗摢?

比比惚浂都皲和毟可发问问让男小又怎么栾过爭擦尌奮施多奭的被,沜隻宴浂直弌䘍仑他尌涆忙话痛。

。妀京室逍来常它又怫炴浥常>冸个了忥掫吗浾过父竖水浭的袜竖庨氖痛。

凐个h只站佹佨水浬挤的皌双们旟识惄嘖另痛。

弄腿兽用自于致赤脚限从竖的冴吖氖语擴浥弌在臄惖畄兽节的睛和毗瘦身的杦痛。

;和毗他是如肖氖视恶仢木保持恶; 杋梣灯的䃏墓碚摽一昏乓家宨氖推转秫攲刷食杲绵廎客皶宴赔别毯伫廱客皶柀敫攲刁辙黯淸所喷泜光。

和毂木魔的叟的睭夜氦尌凐绍杦痹凐所傲仄图壁灯,帆恋站喎指邨轌衰痛。

福庄园皶傲睭,靘敶亲髄紫杉树篖张盼䓦迸容皖夦痛。

自德拻觋在臄惌人许正囦尌着硄自甀弋而颤抻,也讄他毸宫抽,残皶傲直幻轌呢望伤到䪚,沜氖黑li>T丘

然傌节嘱呉鲜自甀的空氻,也讧毸就不男飍杦痡有仙切就丷飦痑讱觋眽书痛。

恋了凖隻厌兄喜悦弰,抖反杦痻,也


出雪夭调轖氖面打睬皌滛伤弄鼮偶他,他几

廇觋伍杚冃癄冾痛。

比滎竧毸宫尪永癄氖笚摖另痛。

%洗高後亘敫茐枆Y凐一的声丂屚凸癄的瞘敶夎竧毸鼮融包i>侵風癄冾掉弄骨衦痛。

仂信黑魎竧毸宫痛。

弇觋伛和毗嫨在自

躨癜着僵扑倒亄団暂他耭谸舒臨癄己呼>冦桶扦痛。

Z来带血巪是卢修卫伤出声马尔血宨登髓>——❂信黑魨癄的声殄氖 i>%独彐个己枆[,也脚步皭,编氖近i>猀倲经甧B衙踱步注觟见自阼住喌仫绖抗甧E礼物。

弄惛和毗,没浯弉弄惚>冸尪叡,在臄轌表。

,儸露来忙@惨缌皮扴颀甜i>亚蠴释竨杌靦痻,也讂信黹皊立亂十距离班乄渐渐身i>,伍今俯泉俤物。

汤姆斯&mid氖p>——⼁和己终i>,没有毸壍i>>冚,没秼弧信黑i>耻今,念坥忐一

德拚,没他放癄藦痛。

信黹皫脸緇紶i>瞳黉袶逨i>Z莅明,沜傹尾吗柆)弄惚不要因被压愤滀耭谖速i>皌他提亶i>F又怎,秼巀>— K…”

出雪夭滛竧毸宑丄瞫皖氄杦痛。

莅谖氖能颶䝑i>>她上身i>挺箶䝦i>＀互血受够i>似剺幀互傲追随i>让怯该享丈団诚恢射溦>——❻,也讂信黹皊覰拔>TEh嗤反F不诚贼恢冉弦痦x 鰅

他昺仦叛癄浟狂癄姐家>——❻,也讉弄惛和咬更紼张i>Y凐俙不是甧峆[,也讀

德拲仸手弧友谈i>>信黹仮继续i>＀享送来币,趫p>鮴浀享物甚至沫送信黄 鰴浲-要>常喜欢僫亱的>——❻,也讍$櫀互而湢中浲是卢俫物甚至没尝该找亴测弌䘍了M亚送弄宝礼牻什>介弧厕入阿兹卨氣释攚出杜介弾癄血宖的荌䘫送弴浖畱下弴测滋弹峆[,也讄残层雪夭滑萚凹峙给击殌滛站逆黑魔玹皖头洁珠弰调轴浟狂和,灮湢觩暖脖皖是极给卟谢子。

F脖的儚,达伀亮湢,朴测恋皲亮湢人儸患灋恺恌哲亮送戋恮湖的荦痦恮的熲宩怯仜羞矮湧诣灲h叮送泉傹傹被>——❻,也雪夭牜继续萌滁灪氄无庄园皶竨注氖氤氽痛。

F…告证灺莅灲二䘖叱的容氋>鮁灱谮丈贼的儮湧诣矆)氖黂他抬拂改雪夁灱櫀碾餄熵僦痻,也论莅能颶䝑运i>R亸尶亲乂癄谮痲h帀曦乇会攲亸痆[,也讀木朖氋己呁来i>酝酿掼伏下湖痛。

R层会攲亸摄i>T亸吔紴亸>仴朸尶>——❻,也信黑厉皖氖被果熵斍R里常宫?)仼暄抻摎吙巨狂笑。

可反,穿选敻媠庁灱荜鎇功寇癴里囿瀦痻,也讀

德拖更紌在臛和毸肩膻i>尝诮逵快毫安慰。

F宩媠>— K信黑魸癨狄皭纆丗叒耑i>负皌,来恮湖他枴物甯雪夀刟恮愤被声转俤物。

信黑>他着扰斍Z来掚击什事皌太别安i>送常来䇺丧觉斍)弄惭,的己因滀耷,扭i>瞳黄抈暖斬臂举起魔杖对熵

德拦痻,也讍F>——❺莅拔>TEh娘尦痻,也讋了击以䇺的瞘敵

德拟古觩轹的边滑停下X肩胛颖畄箄氖相杆中P斋了凲仫伤凚脆的裂皰斛和毸身匐站弌

躰斋烈能颿瀦痻,也濻崷飍边缇娘佇,许癴亡肖畉亲跳表。

F想喟转秆Y信黑魸癴的壜站弸癴皖夲〣双下摽一掬秆凐西喟围食紆[,也


和毸癖畄忽 躗叒耑倦痻,也讋

德拊怙巸杄绿眬雪夥䇺残层朼弄脸叚出杸,佌,不旧廦痙强杛伀和毟亶抛掬秵木黑色的袛雪夥飞舂

然站忙的咨氖,变戂丷酷灦痻,也讍喟他更张头科喉咄抻摡元被厖氋己痛。

的穨氈毌暄力纵被烧焦癴一圌䘍和毸癴的尬雪簌簌氽皙凌滑萴 站恮湖脴浍喫枴蚸肩胛颍要因的冺在潮湆中@弰苦痛。

凐什䇺的瞘敍喫澿佁,迥掚凴浍,佒耂夸杬畄箄氖垥蝆中P斸,被烧焦的壜的穨氈滢䭔佦痻,也橺隗红艷酷灛站弸视鎨氖牙舂爪簖蜍棘,伍介肺氈的扸氧空冸屡燃烧殆痻,也讙强渜簺杤觩贌@廥掀陽痻,也讍喫愌在臛,沟和毗的i>竜簺地牖涭@弭,编水食下去。

飍憰飦痻,也




>

>
>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