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DM】The Crying Game

The Might Rio Grande 番外

番外全文1w3k字已完结。

之前链接已被和谐 测试果然又一次失败。

Warning:Forced Sexual

————————————————————



格里莫广场12号又恢复了平静。

没有了小孩子们跑来奔去的吵闹,也没有凤凰社成员们的低头接耳,这里安静得就像黑湖的一潭死水。

杯盏被零散地遗忘在各个角落,其中一只翻倒在沙发上,流出的液体浸进布面沙发,留下一弯浅浅的痕迹,残羹剩饭在它前方茶几上的餐盘里苟延残喘。

哈利不喜欢家养小精灵,至少是不喜欢在自己生活的地方,有一个生物无私而顺从地为他提供服务。克利切抱着雷古勒斯的挂坠盒在厨房碗橱里寿终正寝之后,他也没有试图去赫敏的S.P.E.W雇佣另一只,尽管连赫敏都曾建议他这么做。

“你们有一个小孩子要照顾,哈利,你甚至还要照顾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雇佣一只家养小精灵可以帮你把生活收拾得紧紧有条。”赫敏温柔地劝说到,“如果你感觉不舒服,就把它们当成是钟点工,不会向预言家日报鬼鬼祟祟投稿打扰你们俩生活的保姆。”

这说法多少有些让人不舒服,哈利恨那些对于他生活过于关注的人,好像他们除了盯紧他的隐私就没有别的事可做,他同样也不喜欢那些盯紧德拉科的人,好像他是个还没有从多年监禁中恢复正常的人类一样——虽然有时他能感觉到这创伤盘踞在德拉科身体深处,像毒蛇一样蛰伏等待着一个突然袭击他们的恰当机会。

事实上,所有的家务都由他和德拉科两个人分担。哈利从一本名为《100个实用家务魔咒》的书里学来的拉丁文咒语足够应付大多数难缠的污渍,剩下的部分都交给了德拉科依赖的麻瓜清洁用具。

他曾经疑虑过——一个出身于几百年和麻瓜断绝联系的纯血统家族的巫师居然抛弃了他们赖以为生的魔法,转而相信麻瓜那些层出不穷而又稀奇古怪的电器。但是赫敏在一次聚会上一本正经地跟他宣布了自己的研究,他开始相信这个家族有条件在哪怕伏地魔掌权的黑暗时代里成功掩饰自己和麻瓜政权千丝万缕的联系,更别提位于英格兰威尔特郡黄金地段的马尔福庄园原本就是诺曼王朝首位王帝威廉一世赠与他们的封地。

也许被收走魔杖的漫长年岁让德拉科养成了这个习惯,他固执地拒绝相信魔法,也极少使用它。有那么几次,哈利几乎要把他拖进圣芒戈好好检查,看是不是精神创伤导致他无法再像正常巫师那样对魔力得心应手。他知道这有些伤人,因为德拉科在他提出这个建议后,给出唯一的回应是拿起了那根被老魔杖复原的山楂木魔杖,咬牙切齿地念出Incendio*,把哈利珍藏在书柜里的魁地奇杂志烧成了一片灰烬。

Draco Dormiens Nunquam Titillandus ——眠龙勿扰*,霍格沃茨的校训早应该更深刻地印进他的脑子,哈利从没有那么衷心地希望自己没有总在宾斯教授单调催眠的魔法史课程上睡大觉。

他自觉地没有在德拉科面前再提出任何类似的请求,甚至是卢娜好心帮他预约了一家麻瓜心理康复中心的课程时,哈利也主动帮忙拒绝了。

这个话题不像他额头的闪电疤痕,可以在任何谈话里都被玩笑轻而易举带过。

但这实在太沉闷。梅林呀,他们已经共同生活了三年。连斯科皮都像春雨后的小树苗一样疯狂长高,克制地向这个世界探出自己谨慎的枝条,为什么德拉科就不能敞开胸怀跟一个关心他的人谈谈自己的想法。哪怕这个人是斯内普,哪怕这个人不是哈利自己。

他知道自己的存在时刻提醒着他关于过去的一切,就连卢修斯也默契地远离了他们的生活,害怕自己会让德拉科沉入对过往悲痛岁月的悔恨和无力。

但是人是强大的,不是吗?也许最大的愤怒来源于对自己无能的痛苦,既然他能熬过那么可怕的监禁直到重获自由,也应该可以面对无限可能的新生活。

这问题,被称为“救世之星”的哈利·波特永远无法想透。


德拉科已经回到了二楼上的卧室,房门紧紧关着。

哈利抬头望了从门缝中漏出的些许亮光,低声叹了口气,开始动手收拾客厅这一片狼藉。

杯盏接二连三从角落里飞出,排成队列把自己沉进洗碗池飘着洗洁剂泡沫的水池里,餐盘从茶几和餐桌上跳进垃圾桶然后飘起来钻进洗碗机。机器在午夜滴答的指针声里轰轰作响。

他知道德拉科有些抗拒聚会。人们总会热切地问候他们,“嘿,最近感觉怎么样?”

这问题应该怎么回答。我很好,谢谢,只是不太愿意说话,也不想出门?

说得太少,人们会认为你给出的回应不够认真。说得太真,他们只会大呼小叫建议你再说更多的话。“和我谈谈吧,说说你心里的郁闷,说出来就好了。你可以相信我的,你知道。”

如果痛苦只是语言和文字就可以纾解,如果心结只是一场交心的谈话就能打开,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不仅是巫师,更多的是麻瓜——选择无声无息地在绝望里终结自己的生命。麻瓜社会每年投入精神健复里的资金折算成金加隆足够重建霍格沃茨几百次。

要是人也能像建筑物那样重塑就好了。哈利知道这个想法有些不切实际,但他就是忍不住这样期望,企图修复德拉科的生活,尤其是德拉科拒绝和他交流的时候,迫切的期望简直让他想给死寂的空气来一个爆炸咒。


最后一支叉子洗净了自己,顺服地把自己安放在碗柜里。

哈利有些疲惫地倒靠在沙发上。看上去似乎自己又要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独自面对绵长孤独的夜晚。

他不想。

他随手指了指墙壁。舒缓的电吉他从音响里倾流而出。那还是两年前在一个几乎没人光临的商场里斯科皮坚持要德拉科买下的。

“来吧,让我们喝醉。”

“喝我们所有的回忆。”

“直到一滴不剩。”

聚会上幸存的火焰威士忌在哪里?

哈利费力地抬头张望,决定还是放弃移动身体的想法比较好,他从牛仔裤兜里抽出魔杖,“威士忌飞来——”

一支玻璃瓶猛地窜出来,撞在他的杖身上,差点让这根魔杖再一次夭折。

哈利接住砸在自己大腿上的瓶子,虽然透明的玻璃能够让他看清其中还遗留了一半深蜜色的液体,他还是象征性的晃了晃瓶身,然后拧开了瓶盖咕咚地灌下一大口。

紧接着又是一大口,假装自己只是在喝加了方糖的红茶。

火辣而冰凉的液体沿着食道顺流而下,很快抵达了他的胃,然后猛烈地燃烧起来。

“噢,见鬼——”哈利嘟哝着抱怨,为迟来的酒劲眩晕着。


他摇摇晃晃地从沙发里爬起来,绕开一切可能被撞倒的家具。

他需要一张床,把自己凶狠地摔进去,沉入梦乡。

滚烫的热流煎烤着他的胃,他哆嗦着扶着栏杆踏上楼梯,陈年的木地板在他脚下吱呀作响。几乎可以吵醒任何一个沉睡的人。

他一步一步登得更高,尽力让自己不因为剧烈发作的酒精而半路瘫倒在去自己卧室的路上。

但这很难。

他勉强站到走廊上,第一间卧室的门如此触手可及,门缝里透出的光像是一只温柔的手抚上了他灼烧的胃。

哈利的手不自觉地探上了被擦得一尘不染的黄铜把手,然后轻轻拧动了它。

门被推开,光线从缝隙里倾泻而下,落在他的纯棉T恤上。

从他的角度,能看到一张平坦的床铺,上面罩着柔软的奶油色被子,还有下半身裹在羽绒被里的德拉科。

他正从一本厚厚的书里抬起头看他,书籍靠在大腿上,一只手捏着书页,另一只放在腹部,双膝微微屈起,形成一个略带保护性的姿势。金色的刘海落在额头上,再向下,弯曲翘起的睫毛露出了银灰色的眼睛,脸上带着迷惑的表情,似乎被打扰到但又十分沉静地看着哈利。

“呃,我在想,既然斯科皮到唐克斯先生家里,和泰迪——”在他的注视下,哈利不由自主地开始结巴,“也许我们可以,呃,想跟你一起度过这个夜晚。”

话从嘴里漏出来原来这么容易,哈利绝望地意识到自己从来都不擅长隐藏秘密。

德拉科看起来更困惑了,但他拒绝得如此之快,“抱歉,我今天很累,改天吧。”

“今天斯科皮难得不在家,你不能总是——”反驳完全不必经过大脑,哈利更绝望了,这该死的酒精。

德拉科抿紧了嘴唇,他的下巴上扬了一点,目光开始变得犀利。这是前兆,他在酝酿一个完美而无懈可击的理由拒绝哈利。

哈利要赶在他前面说话才能阻止一切,“求你了——我不想一个人——”

德拉科的眉毛在金色的刘海下扬起了起来,“你喝了多少酒?”

哈利小心翼翼地观察德拉科的表情。他似乎软化了,没有之前一样抗拒的神色,哈利谨慎地措词道:“很多,我会保持安静,不会影响到你。”

德拉科高扬地眉毛放了下来,他侧身把床头灯的光调暗,顺便移开腿上的书,裹紧了自己银蓝色的睡饱,“上来吧。”

哈利如释重负,松开门把手跨了进去,然后合上门,站到床边迅速扔开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牛仔裤。

“你不洗澡么?”德拉科在他脱下T恤时问道,向另一侧挪动了一些给他让出位置。

哈利摘下眼镜坐上床,掀开被子一角,把自己塞进柔软的床铺和被褥之间,答非所问,“我很快就会睡着。”

德拉科的眉毛又扬了起来。哈利停住之前的动作,有些畏缩地转过头,伸手捡起之前跟衣物一起扔在地面的魔杖,指着自己的口腔念了个清洁咒。

“太困了,我没有力气。”哈利把魔杖放在空无一物的床头柜上,缩回被子,把自己埋进枕头里,深吸了口气,嗅到了一股清淡的佛手柑香味。

他听到德拉科按下床头灯开关的声音。光源消失了。他感受到床发出了一阵颤动,德拉科也躺了下来。


房间的窗帘紧紧地拉着,黑暗在空气中弥漫。他甚至都看不见德拉科浅色的头发。但他能想象出它们散落在枕头上的样子。

黑暗包裹着他,像是无垠的宇宙,而自己就是一颗孤独的恒星,被黑洞牵引着朝着不知名的方向靠去。可是床铺像是被施了扩大咒一样,宽得漫无边际,他什么也触碰不到。

除了轻轻回荡在房间里自己的抽气声,另一个人安静得连呼吸都没有一丝。

“德拉科?”哈利忍不住轻声问道。

“嗯。”简短地回答证明了他的存在。

哈利不安地在床上翻了个身,让自己侧卧着朝向他。酒精仍在他的胃里缓慢地灼烧,滚烫地热度已经蔓延到了全身。

每一次呼吸,他感觉自己像是要喷出火来。也许会把这些被褥点着,然后烧成一片火海。他和他就安静地躺在火焰里,等着像凤凰一样涅槃重生。

哈利蠕动着朝着德拉科的方向靠近。

近一些,再近一些。床铺依旧宽得像宇宙,然后,在他胳膊皮肤贴上一种光滑织物带来的温润触感时猛然缩小了。


↓↓↓

余下全文请戳:微博链接(小号勿关注)

或者  图片链接(4.6M)



评论 ( 12 )
热度 ( 92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