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DM】The Mighty Rio Grande (3)

第三章


哈利有些困倦地靠着一旁的树干。本来今天不该轮到他值守,但他的伤疤又开始隐隐痛起来,这多少有些让他不安。
他坚持和赫敏罗恩一起来去马尔福庄园外轮班的提议理所当然得到了大多数凤凰社成员的反对。
“哈利,你不可能让自己像永动机一样不停工作,你会累垮的。”莫丽·韦斯莱在格里莫广场12号的餐桌旁这样劝说他。
“波特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同样理所当然的,斯内普会带着一丝冷笑和大多数人做对,“也许他认为自己今天就能幸运地和黑魔王面对面,急不可耐地去领他份烫着金字的死亡证明。”
“西弗勒斯,要不是你因为自己被关在这里不能出门半步就找尽一切借口撺掇哈利把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下,我们会给你的建议投上一票的。”莱姆斯·卢平冷静地指出这点。
斯内普回应他的只是一声冷哼。
哈利多少有些感激斯内普。
自从小天狼星和邓布利多死后,凤凰社里没有几个能完全赞同他行为的人。
虽然斯内普的话像他在霍格沃茨最后一年眼睁睁看着他把哈利最敬爱的教授用阿瓦达索命咒击飞一样膈应人。
几年来,这样含枪带棍的讥讽每隔几天就会在凤凰社上演,但如同他们很快接受了邓布利多遗嘱上声明的自愿死亡一样,哈利能领悟到斯内普未必真心的话里多少蕴含着几分对他能力的肯定。
他感激这种信任。这也是他如此坚定追随邓布利多的原因,在这七年里耐心地遵循着他的安排,和凤凰社成员一起按部就班和伏地魔绕着圈子抗争,艰难地找出伏地魔的魂器一一毁掉,而没有冲动地跑去拎起伏地魔的领子,给他的鼻子来上一拳,为他的校长和教父,还有父母报仇。
这比依旧把他当做一个未满十七岁的少年一样对待的韦斯莱夫人强上不少。
总之会议以哈利的胜利而告终,韦斯莱夫人在亚瑟·韦斯莱的安慰下忿忿离开餐桌通过飞路网回到陋居。
卢平握着唐克斯的手,不厌其烦地告诫格兰芬多三人组要注意安全,遇到突发状况不要盲目自行解决,要及时通知其他成员。
而斯内普早在金斯莱——他现在是凤凰社的领头人——一锤定音之前就登上楼梯消失在阁楼转角,翻动的衣袍酷似黑夜里的蝙蝠,但在哈利看来,那就像曾经变身大狗的小天狼星一样,只是只面目有些憎恶的牧羊犬。

五年前,菲尼亚斯·奈杰勒斯·布莱克在卧室的画像里向哈利宣布西弗勒斯·斯内普即将来访时,整个格里莫广场都沸腾了。

“他怎么敢!”哈利咆哮着冲向门厅,圆形镜框下的绿色双目瞪圆欲呲。
金斯莱和卢平两个人拦着他,才架住了哈利几乎直接戳进这位霍格沃茨前魔药课教授心脏的魔杖。
“我当然敢。”斯内普从几年如一日的油腻黑发下懒洋洋地发声。
疯眼汉穆迪一瘸一拐地挡在他和哈利之间,硕大的假眼疯狂地旋转,“邓布利多对我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哈利是我们的最大希望。相信他。”斯内普平静地回答。
穆迪退后一步,让出哈利,后者正气势汹汹地盯住斯内普,嘴唇蠕动着,似乎是要用一个无声索命咒终结他的生命。
“我带来了一样东西。”斯内普从宽大的袍子里掏出一顶破旧的尖顶帽。
哈利的愤怒还没有来得及退却,斯内普已经向前一步走近了他。
“校长在生前吩咐把分院帽留给你,”他的声音依旧懒洋洋地,“‘哈利知道在恰当的时候使用’。”
赫敏·格兰杰一脸疑惑地从哈利旁边冒头,“只是一顶帽子?”
“阿不思·邓布利多热衷于给别人留下神神叨叨的谜语,”斯内普瞥了棕色头发的年轻女巫一眼,“就跟他狂热地要求我终结他时日不多的寿命一样。”
“还有波特在魁地奇比赛里抓到的第一只金色飞贼。”斯内普眯起眼睛,把目光移回哈利脸上,“只有像你这样的小疯子才会理解那个老疯子的话。”

斯内普在格里莫广场留了下来。
正如他所说,伏地魔已经知道了长老魔杖的秘密,既然波特还没有找出一次性消灭伏地魔的方法,再呆在他身边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一个活着的凤凰社前间谍总比一具僵硬的食死徒尸体强。”斯内普曾经冷冰冰地这样解释过,“这是斯莱特林的处世哲学。”
“鲁莽而只靠肾上腺素思考的格兰芬多永远不懂的真理。”他略带讥讽地补上一句,意味深长的目光放在哈利捏紧了藏在桌下的拳头上。
但凤凰社不能没有食死徒里的接应人。
失去间谍,他们将彻底失去来自第一线的信息来源,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撞企图从任何有征兆的空气里嗅到食死徒的踪迹。
他们每一次的行动都像最后一次,莫丽·韦斯莱坐在客厅沙发里抱着双手一言不发等待消息,眉毛会拧得比滚筒洗衣机里纠缠的标志性韦斯莱毛衣还紧。
出乎一切人意料的是,卢修斯·马尔福接替了斯内普的工作。
善良的凤凰社成员们很快如同接受斯内普整天在房子里熬制魔药的呛人的蒸汽一样接受了这个现实。
刨去他的食死徒身份,他只是一个日渐终老的可怜鳏夫。妻子被夺去生命,唯一的儿子下落不明,而他的庄园还被造成这一切的凶手占据为大本营,要他向那个魔头心甘情愿俯首称臣实在太残酷。
卢修斯的间谍工作远不如斯内普出色,虽然他的大脑封闭术不会比斯内普差,但他儿子曾辜负了伏地魔那样殷切地信任,他也从未亲密接触过任何凤凰社的成员。
伏地魔不会对他推心置腹,尽管如此,格兰芬多三人组还是在他少得可怜的帮助下,几乎以每年一个魂器的进度渐渐摧毁了伏地魔的保险杠。

哈利知道自己最后的任务。每个凤凰社成员也猜到了。
但是他们都默契地不提这件事,假装他们只需要持之以恒地和伏地魔对抗,带领慌乱而力量有限的平民巫师们和斯克林杰摇摇欲坠的魔法部政权一起坚守下去,光明总会来到。
但哈利总会无法抑制地想到这件事,胸口沉闷,像是堵了一块巨石。
他的伤疤会刺痛,在伏地魔发现自己一个又一个魂器悄无声息被凤凰社干掉的时候,那种震怒传达过来如此真切,仿佛伏地魔的红眼就凑在他脸前喷出火焰。
此刻也是一样,额头上的伤疤把他从昏昏欲睡中烫醒。
他兴奋地一跃而起,推醒了他旁边相偎着几乎是在打盹的罗恩和赫敏。
“我就知道他今天会来!”
“哈利——”赫敏低声惊呼,迅速握紧了魔杖在树干旁边的灌木丛里绷紧身体,“隐蔽好自己!”
他们已经监视马尔福庄园几个月了。
半年前爆发了一场有史以来食死徒和傲罗们最大的遭遇战,伏地魔的大蛇纳吉尼被纳威·隆巴顿用从分院帽里抽出的格兰芬多宝剑斩成两截。
打那时开始,他们就失去了伏地魔的消息。
连卢修斯也打听不到黑魔头的行踪,穆迪甚至断言他是跑出了英国去阿尔及尼亚再找几个收藏品搞出点魂器备用。

哈利斜着靠在树干背后,他的隐形衣现在只够罩住一个人,还好赫敏能施出极其出色的幻身咒。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如果不是知道他俩在那里,他一定以为赫敏和罗恩眼里的点点亮光是树林里枯叶上的露珠。
“冷静,哈利,记住不论发生什么,我们的任务是监视,然后向值班人员报告,集结之后才能行动。”赫敏紧盯着树林外马尔福庄园黑黢黢的大门说道。
哈利唇边露出微笑,赫敏总是这样在语言上要求自己遵守规矩。但是天知道他们有多少次不顾一切地冲入一群食死徒里,护住那些即将被监禁或者处死平民巫师们,默契地负隅顽抗,直到穆迪和金斯莱带着凤凰社的增援赶到。
一只黑色的纸鹤忽然在他们身边出现,无声无息地落在哈利身旁的灌木枝上。
纸鹤是马尔福的标志。哈利伸手把那只纸鹤卷到隐形衣在。
他展开卢修斯传过来的纸条,上面是几行白色花哨的连体字,整齐而容易辨认。
罗恩把头转向他,“嘿,哥们儿,上面怎么说。”
哈利皱着眉把纸鹤揉成一团,松开手,纸团在空气里散成一堆粉末,窸窸窣窣落到混合着落叶的泥土上。
“他说莱斯特里奇被伏地魔叫走了。伏地魔肯定去了‘无法测绘的屋子’。他今晚不会来马尔福庄园。”
“噢——白高兴一场。”罗恩失望地嘟囔道,听上去甚至比哈利还期待和伏地魔来场面对面的决斗。
赫敏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空气里传来啪的一声爆裂。一件带着兜帽的黑色斗篷出现在纠缠着锁链的铁栅门门口。
三个人迅速屏息,不约而同盯紧那个黑色身影。
像是命运打定注意让他们如愿以偿,哈利的伤疤再次变得滚烫。
他忽略了这种疼痛,狂热地看着兜帽身影后凝聚出一团黑气,逐渐膨胀上下延伸,化成一个更加高大枯瘦的黑色背影。
没有头发,光秃秃地头顶几乎反出天上的星光。

是他,他来了。

哈利几乎是入迷地看着那个背影,浸满仇恨的血液在额头上的血管里疯狂涌动。
赫敏猛地用手捂着了自己的嘴巴,另一只手拿着魔杖在空气里划出几道水圈。
她的胸口在长袍下剧烈起伏着,松开手,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我得赶紧通知卢修斯和唐克斯先生。”
罗恩兴奋地低声道,“我就知道卢修斯那个家伙猜不准——”
“罗恩——”赫敏责备地打断了他,“别那么刻薄,如果不是他,巫师界一半的小孩都会变成孤儿。”
“抱歉,敏儿,你知道的,我不喜欢马尔福。”罗恩耸耸肩。
哈利知道这句话是真心的,而且没有多少歉意。但他没有更多的注意力可以分给这些不重要的对话。
他看出莱斯特里奇的胳膊下裹着一卷东西。
那是伏地魔的新魂器吗?
这个人是有多疯狂才会执着于把自己的灵魂切割得比面包屑还小。
他的胃不舒服地蠕动起来。
赫敏接住另一只黑色的纸鹤,展开读过之后也迅速把它捏成一团。“卢修斯说不要轻举妄动,等伏地魔走了回去召集所有成员开会。”
“告诉他我们要进去。”哈利低声说道。
“什么?哈利,这不行——”赫敏发出抗议。
“你看,他们俩进去了。今晚没有集会,没有别的食死徒在。”哈利盯着那两个背影一前一后穿过马尔福庄园的大门。
“那也不能——”
“他要把那样东西藏在马尔福庄园。我们可以等到他走了之后进去把它毁掉。”
“哈利,不能这么快,伏地魔要是回来复查,卢修斯会暴露的!”
“那我们就这么像贪吃蛇一样等着伏地魔在前面撒饵跟在后面无穷无尽的扫豆子?”哈利此刻的兴奋简直像吸血鬼渴望血液一样无法压抑。
“对不起,像什么?”罗恩疑惑地看着哈利,似乎他刚刚说了什么很高深的话。
赫敏咬住嘴唇,“好吧,我退让一步,我们可以进去看,但是今天不能动手。”
“我现在就要进去。你们俩可以留在这里等。”
“哈利!你不能得寸进尺!”赫敏的话没有起到一点作用。
哈利直接一步跨出藏身的树干,干枯的树叶在脚下噼噼啪啪的作响。但他不在乎,庄园门口没有别人,庄园里有卢修斯做接应,如果他不赶紧跟上,伏地魔就要走远了。
赫敏和罗恩紧跟着站起来,罗恩追上去拍住哈利的肩膀,“哥们可别跟我抢头功啊!”
“你们俩真的是——”赫敏忿忿跺跺脚,一挥魔杖,蓝色的丝线化成一只小鸟飞速地冲上天空。
这是紧急行动的信号。
尽管他们三个使用的频率已经远远超出了紧急的定义。


————————————
踌躇了一晚上依旧没能憋出生动的战斗场面,于是交代点背景好了_(:зゝ∠)_
本文余下的人物基本全部出场了。
希望我没有写得太晦涩,大家都能看出故事是从第六部开始起头,然后混合第七部剧情的吧?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