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戒】白

存档,告别曲。感谢你们伴我长大。


他在床上躺了不知多久,没日没夜再到有日有夜。房子临街,吵吵闹闹,半夜四点一对情侣在吵架,出租车呼啸而过,高跟鞋像骨头跟铁板撞击,玻璃弹珠撒了一地。 
真是睡不着。 
再起来。 
出门沿着河堤走。柳条发了芽,雨还没下,或者,已经下过也说不定,湖水清得透彻。 
从城北到城南,从城南到城东。 
回去的路上他买了束白花,还带着几粒水珠被不知名的绿叶称着挺好看。 
想想又上了西山。 

白是菊花。 
白是白。什么都喜欢白色。 
白T恤。白球鞋。白桌布,白墙壁,白沙发,白瓷杯,白窗帘,白色花盆,白色电话,白色烟灰缸,连灯罩也是白色。 
白色的酸奶冻在冰箱冷藏室里。冰箱也是白色。 
白色的A4纸厚厚一叠,白色的钢笔。书都包了白色纸壳,白底黑字。 
白色床单,白色被子,白色枕头。地板不是白色。 
白萝卜。白果。白玫瑰。白色帷幔。烟囱里出的烟是白的,灰也是白的。 
白鸽。白气球。白裙子。胸前的小白花。白石头。 
雨也是白的。空气也是。 
白不是空。 

下山的时候他手里没拿着花。 
沿着柏油公路走,不知怎么想起首诗来。放在此刻也不见得怎么应景。 
遥望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在他头顶上,五月艳阳高照。 

一小朵白云正迅速地溜过去。 




end


对操蛋的虐己致以最高敬意 

from illusions

March to May 2011-05-10 20:45:06

评论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