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更新】Syncopation (HPDM)

不挖坑就不会有续坑的动力。

基本遵循原著背景,会参考部分电影情节。

因为首次更新的篇幅较短,为了避免刷屏,之后每次更新都会续在此页,会在标题标注更新日期。

祝食用愉快。


2月29日更新


咖啡馆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他们把两个食死徒扶回到软背卡座上,让他们面对面坐在那里。

哈利靠着卡座,疲惫地摘下眼镜揉揉眼睛。

罗恩和赫敏站在他对面,赫敏依旧警惕地用魔杖指着两个比石板还硬的人体。而罗恩真在努力把塞在过紧的牛仔裤兜里的魔杖抽出来。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

半个小时前他还坐在比尔和芙蓉的婚礼上,听着一个由脂肪裹得紧紧的穆丽尔姨妈神神叨叨,半个小时后他就在一条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街道上挑出一家脏兮兮的咖啡馆从两个凶猛地食死徒手里死里逃生,又一次。

当然是在两个死党出色防御魔咒的无私帮助下。

“他们是怎么发现我们的?”赫敏轮流看看这两个傻呆呆的人问道,“我敢肯定当时没有把托腾汉宫路几个字念出来——他们怎么会确切地知道我们在哪儿呢?”

“是不是他们在哈利可能出现的每个地方都派人盯梢,也许这里离破釜酒吧只有几英里——”罗恩没有放弃重回巫师世界的尝试。

“不可能,”赫敏打断了他,怀疑地转向哈利,“哈利,你身上会不会还带着踪丝?”

哈利感觉自己好像被侮辱了。

如果他身上还带着踪丝,那意味着他仍然不可以合法地在校外使用任何魔法,他会因为刚刚用的那些魔咒再次被霍格沃茨开除吗?

“十七岁踪丝就会消失,这是巫师法规定的!”罗恩忿忿地反驳道。

哈利松了口气,很快又悲哀地想到就算他没有被开除,也不打算再回到霍格沃茨了。

他需要去完成邓布利多的事业。

“你听到金斯莱的守护神说话了,魔法部已经垮台了,如果食死徒有办法让踪丝继续留在成年巫师身上——”

“可是哈利在陋居没有机会接触到食死徒!谁会把踪丝放到他身上!”罗恩看起来要被陋居混进食死徒的可能性激怒了。

“也许有人在参加婚礼的时候——”赫敏看着罗恩几乎涨得通红的脸颊,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她求助地转头看向哈利,但他没有打算加入他们俩的争执。

“好吧,我们甚至都没有给哈利庆祝生日,我和金妮准备了一个蛋糕,本来想等婚礼结束之后拿出来。”赫敏转开了话题。

罗恩的脸似乎没有那么红了。

“还好伏地魔给我准备了一份足够惊喜的礼物,食死徒的袭击再惊喜不过了——”哈利干巴巴的说道,指望这个蹩脚的笑话能够缓和下气氛,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罗恩的家人,他们还处在危险之中。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比尔和芙蓉相拥着跳舞,在当前巫师界不容忽视的动乱年代重压下,来自四面八方的客人都沉浸在这片刻难得的放松中,愉悦地祝福这对新人能有美满幸福的生活。

然后,金斯莱的守护神出现在了他们中间,告诉他们魔法部垮台了,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黑魔头杀死了刚上任不久的魔法部长。食死徒朝着陋居来了。

所有人都在奋力地尖叫,四散奔逃,努力冲出陋居的保护范围,到院子外面幻影移形。

哈利,罗恩和赫敏趁着混乱躲避开食死徒的搜查,幻影移形到了赫敏很久以前和爸妈去过的一条麻瓜商业街。

本以为不会有食死徒知道他们的行踪,结果在换下自己的巫师长袍之后,刚刚走进一家破旧的咖啡馆准备商议下一步行动,就被两个食死徒跟踪而来。

他们不得不跟食死徒展开一场恶战。

还好赫敏凭着出色的无声咒击昏了两个食死徒。但是韦斯莱一家在婚礼现场如何逃脱食死徒的攻击,没有人想到结果会是怎样。

哈利几乎能听到咖啡馆外飞驰而过的出租车在空旷的寒风里呼啸。

然后是突兀地空气爆裂声。

咖啡馆的门似乎被一大群人粗暴地推开了。

哈利从靠着的卡座上一跃而起,他飞快地拔出了魔杖。

但是还是太晚了。数十道红光从对方的魔杖里发射出来打在他的身上,伴着不同声音的嘶吼。

他头朝后倒下了,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准备接受后脑勺触地的剧痛。

哈利眼角的余光看到罗恩扑在赫敏身上,赫敏惊恐的脸正面向着他,魔杖高高扬起指着哈利。

赫敏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是念了什么咒语,白光向他的脸扑来。

然后就是寂静的黑暗。



“起来,害虫!”

陌生的手粗暴地把哈利从地上拉起来,伴随着一阵哗哗啦啦的金属碰撞摩擦的声音。

哈利感觉到自己的脚上挂着一副沉重的镣铐。

他浑身的肌肉都酸痛着,像是被扔进滚筒洗衣机里蹂躏旋转了一整夜。

他以为自己完蛋了,但是很明显没有。

他的眼睛肿得只能张开一条缝,也许有人趁他昏迷的时候给他的脸狠狠地来了一拳。

周围黑得像使用多年的坩埚底。他什么都看不见。

罗恩和赫敏呢,他们还好吗?这个问题像一根闪电击中了他的脊椎。

他人被推搡着走了几步,差点被一个向上的台阶绊倒。

那只手掐进了他右臂的肌肉,“别耍花招,小子!”一个嘶哑地声音恶狠狠地威胁着他。

这是谁。我在哪里。食死徒冲进来时发生了什么。

哈利的大脑在飞速旋转,可惜毫无头绪。

跌跌撞撞地向上攀爬了几步,很快他就被推进了一个光线明亮的大厅。

哈利的眼睛尽管都快闭上了,也能看出这是一个宽敞气派的会客厅,天花板上挂着一盏巨大而华丽的枝形水晶吊灯,深紫色的墙壁上挂着许多肖像,似乎都是浅金色的头发。

肖像的另一边,大理石壁炉前摆放着两个宽厚的座椅,里面站起来两道身影。

“是他吗?”

一个熟悉得可怕的声音钻入了哈利的耳朵,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弄错,是卢修斯·马尔福。

哈利感觉一种宿命的绝望感袭击了他。

“德拉科,过来。”另一个冷冷的女声开口了,“这是不是波特?”

捏在他手臂上的手松开了,哈利能感觉到身后的人退开了。

哈利的左手边靠过来一道瘦弱的阴影,他稍微侧头,能看到淡淡的金色头发,不像他记忆中的那样被发胶固定着整齐梳向脑后,也没有脆弱地分向两边。

相反的,那些头发无精打采地垂下来,凌乱地盖在一张苍白尖细的模糊脸庞上。

身后的人又上来了,推着他转向,让他彻底地暴露在吊灯明晃晃的灯光下。

“怎么样,男孩?”那声音低低地嘶吼着。

哈利正对着壁炉上的镜子,那是一面渡着金色涡形花边的大镜子。

透过双眼的缝隙,他看到了他自己。

镜中的人脸硕大无比,一连串的巨大脓包覆盖住了他所有的面部特征,连疤痕都扭曲得几乎看不出来。他的眼镜被撑开挤在上面,勉强盖在几个亮晶晶的脓包上,连嘴唇都肿起来,像两个蠕动的通红的鼻涕虫,他的头发是糟糕的褐色,肮脏地卷在耳后。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站在这里,他几乎要怀疑是镜子里的陌生人抢了他的眼镜代替他在这里受刑。

“德拉科,”卢修斯·马尔福急切地问,“真的,是他吗?”

德拉科走得更近了,哈利畏缩着,不敢和他对视。

他不确定自己的眼睛有没有变色,也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没有改变,他打定主意不和德拉科·马尔福发生任何言语或者目光的接触,也许那会让他暴露呢?

“我不知道——看起来不太像——”一个声音在他旁边响起,似乎带着疑惑。

“不是吗?”卢修斯·马尔福听上去有些失望,“你再仔细看看?”

“德拉科,如果是我们把波特交给了黑魔王,一切都会被原谅——”

那个冷冷的女声又响起来了。

这会儿哈利猜到是谁了。

纳西莎·马尔福。有着和德拉科一样的尖细脸庞,看上去稍微柔和却更加憔悴。

“我希望我们不要忘了是谁抓到他的,马尔福夫人?”他身后的人继续嘶吼着威胁道。

纳西莎极其冷漠地看向哈利的身后,“当然不会,格雷伯克。”

卢修斯快步走了过来,哈利从肿胀眼皮的缝隙里看着铂金色的长发带着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向自己靠近,同样也是尖细的脸庞,但更加苍老。

“这是被人用了蜇人咒吗,格雷格克你们把他搞成了这样?”

“这不是我们做的。”格雷伯克不满地辩解道。

卢修斯紧盯着他的前额,“那里有东西。德拉科,你好好看看,是不是一个伤疤被绷紧了?”

哈利看到德拉的脸凑到了自己的眼前,他几乎能数清他的每根浅金色的睫毛,和瞳孔里虹膜散开的痕迹。

哈利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似乎气息也会暴露他。

德拉科直直地看向哈利的眼睛,他紧紧地抿住嘴唇,像是在下定什么决心。

他的脸忽然又远离了哈利,站直身体,比哈利还稍微高一些。

“我想格兰杰说得没错,这不是波特,他的痤疮已经无药可救了。”

德拉科大声地宣布道,然后朝着站在壁炉边观看的妈妈走去。

从哈利和纳西莎之间的茶几间传来了几声抽泣,哈利听见赫敏虚弱的声音从桌下传来,“我早就告诉你们了,我们和纳威在那里计划给哈利买一份生日礼物——”

伴随着几声呜咽,似乎有人的嘴被绑住了。但哈利能听出来,那是罗恩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要赞同赫敏的话。

哈利的心里的石头落地的了。感谢梅林,赫敏和罗恩他俩还活着。


评论 ( 7 )
热度 ( 23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