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短篇】Morning

小日常。
祝观赏愉快




所以,他为什么要在这里给韦斯莱家的小孩挑选生日礼物呢?
德拉科·马尔福放了手中那枚金色的微型龙蛋,旋即那枚蛋便裂开一条缝,几块蛋壳被顶碎。一只金黄色的迷你树蜂龙从缝隙处探出一只爪子,抓破了更多的蛋壳,它拼命撑开自己背后还带着蛋液的柔弱翅膀,直到蛋壳被撑破,裂成不规则的两半,它才从里面跌跌撞撞地爬出来,满怀希望地在空气里嗅着什么,似乎要找出刚刚那只握在它的保护壳外面的手,可惜手中主人已经大步离开了。
德拉科推开了店门,聒噪地自动念着广告的门铃声被隔绝在身后。站在对角巷清晨还有些雾气弥漫的冷风中,他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似乎是一瞬间从他的大脑里蹦出来的。
从他早上6点便起床清洗自己柔软的金发,在镜子前鼓捣了几十分钟弄成了一种看似漫不经心实际却很有章理的状态开始。哈利曾经评价说他的额头过长,用刘海遮住会好看很多,但他实在对洛丽塔似的厚重刘海深恶痛绝(也许源于几岁时被他的母亲纳西莎打扮成天真无邪金发小公主的悲惨记忆),只得退而求其次,让少许头发飘落下来,用定型水固定成一种零乱的状态,盖住他光洁的额头。结果效果相当出彩,新发型柔和了他的气质,而且不可思议地符合了当下许多年轻女巫的审美。他甚至因此上了某期巫师公子的封面,大字印刷的标题,新一代大众情人德拉科·马尔福,加上一些迎合那些疯狂地单身女巫的文字,身价百万加隆的黄金单身汉,前食死徒的身份没有给他带来丝毫困扰,依旧在法国拥有几座风景优美的葡萄酒庄园云云,再配上好几页明显是偷拍的照片。当然是丽基·斯塔特那篇添油加醋的报道之前,如果不是她,也许自己现在还在地中海享受着温暖和煦的阳光。
思绪似乎跑得太远了,刚刚想到哪里来着?对,他不仅清洗了自己柔顺的金发,还用麻瓜最近时兴的精油香皂舒舒服服进行了一场淋浴,泡沫不多而且易于清洗,没有他以前在庄园里使用的那些沐浴乳的油腻,不得不承认,麻瓜的有些东西还是很好用的,尤其是香皂里那股清新的佛手柑的味道,几乎要把他裹紧热带的阳光里,英国巫师就造不出这么让人心情愉悦的东西。
上一次他把这个评价说出口时,哈利·波特坐在餐桌对面恶狠狠地把叉子戳进了一个长得像猪头,又像是熊头,总之是什么动物的头部,由热心的韦斯莱太太送来的周末蛋糕里,“行行好吧德拉科!你已经在我耳边念叨了一千次地中海的阳光了,梅林的胡子啊我也想每周都去度假!”
这不能怪他,毕竟哈利的工作忙得不像话。他还以为黑魔王一失势,所有的食死徒都被抓捕归案,傲罗办公室基本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然而事实却是,他的男友,哈利·波特在黑魔法破解与侦查领域有着出色表现的青年巫师,被卷入了层出不穷地例如坩锅仓库爆炸,走私危险生物,咒语失控之类的琐碎事,似乎成了和罗恩·韦斯莱那个主管家长里短的滥用魔法物品司一样的小公务员。而且该死的一年到头都没有几天不被打扰的假期,彷佛每天都是在拯救魔法世界安危一般!在德拉科再次意识到自己的思维已经跑出几千公里之前,在心里极度不满地补上了最后一句。
总之,在这样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他收拾好自己,穿上之前在Via Montenapoleone上一家麻瓜男装店里挑选出的一件合体而且精致的衬衣,再配上同样得体而且精致的领结,然后套上一件深灰色的斗篷式长袍(哈利评价最适合他蓝灰色眼睛和浅金色头发的颜色)出门,给韦斯莱家的小鬼购买礼物,然后晚上在他们拥挤的公寓里,可能是被小孩子闹得鸡犬不宁地共进晚餐。本来这些安排都没有任何异样,直到他意识到那个问题。

 

梅林,他和哈利已经冷战一周了。
换做任何一对情侣,这样168小时没有任何对话的情况都只存在于一方已经离开人世。即便这样,另一方得知伴侣遭遇不测,也会尝试联系对方。
像哈利和他这样默认彼此存在却又销声匿迹的行为而且没有人发出抗议,几乎百分百可以解释为,他们已经分手了。
他已经是自由的,不受约束的德拉科·马尔福,不再是什么哈利·波特的迷人帅气男友,或者是什么家族声誉扫地的落魄贵公子,甚至是小报上离奇的“昔日食死徒与救世之星的旷世恋情的主角之一”。
所以,他为什么要走进那家玩具店铺给韦斯莱家粗鲁调皮的小孩挑选生日礼物呢?要知道哈利·波特才是他们的教父,他,德拉科·马尔福从来没有称为任何人的教父,甚至连潘西·帕金森的孩子也没有。如果哈利和他的关系不存在了,那么他和那几个红头发小鬼又有什么关系值得他特地出门一趟?
该死的,他居然没有早一点想到这个问题。
德拉科·马尔福沉浸在对自己惯性思维的深深自责中,刻意忽略了自己在描述和哈利·波特关系时仍然使用了如果这个词,好像只要他不把这件事描述得肯定一些,他和哈利的关系依旧跟昨天才约会过一样平和稳定。
这种状态没有持续太久,毕竟一个人站在大街上忽而微笑忽而懊恼是很容易被某些爱多管闲事的巫师询问是不是需要去圣芒戈预约魔咒意外伤害诊疗的。
即便他再肯定自己的能力,也无法向医生证明今天出门施了一个迷惑咒把陌生人眼中的自己变成麻瓜电影里某个扮演金色长发角色的男明星的模样没有任何副作用,更何况,他的迷惑咒不包括该明星糟糕的衣着。
他裹紧了自己的长袍,快速走出对角巷,准备在破釜酒吧旁边那家麻瓜咖啡店喝一杯麦芽红茶再来些糕点作为早餐再幻影移形回家。
如果时间来得及,也许还可以回去找找自己的证件,去巫师出入境登记处重新申请签证,再也不要像上一次一样,那个糊涂的中年男巫在一堆繁琐的表格和签字盖章之后,没能呆上几天就被他的父亲咆哮着赶回来应付一堆子虚乌有的报道。
然而在他慢悠悠把黄油从面包片刮走的时候,一只傻乎乎的半透明的水獭爬上了他的桌子,开口用赫敏·韦斯莱的声音愉悦地说道,“别忘了晚上小雨果的生日宴会,露丝非常想要见到她的德拉科叔叔!”
他恼火地放下叉子,幸好麻瓜看不见守护神,不然这又是一场事故。
他的长袍斗篷已经足够引人注目了。
在麻瓜的世界,还是按照麻瓜的联系方式来比较好。
也许,他应该打个电话告诉赫敏,他已经和哈利分手了,以后他们这些只属于英勇的格兰芬多及其同样英勇鲁莽的后代们的聚会,就不需要再邀请他这个孤僻自私热爱宁静和个人空间的斯莱特林了。
然后呢,当电话一接通,他只来得及张嘴说了一句你好,马上就被韦斯莱夫人滔滔不绝的话打断了:“喔梅林你已经回到英国了吗,之前给你们住的公寓寄信,哈利说你去法国探望父母下午会回来,他觉得家里很冷清就干脆住在办公室加班,要我说他们工作时间实在是长得太不合理,应该给他们部门加薪的。对了,猫头鹰是罗恩新买的小不点,我担心它不能胜任跨越海峡这么重要任务,就没让它去给你送信,它要是去了,说不定回来都该露丝过生日了哈哈,我怕你还在卢修斯家里,没有给你打电话,知道他似乎一直很讨厌麻瓜的东西,守护神应该没有打扰到你吧,还有,法国之行感觉怎么样?”
实在是太热情了,他已经忘记自己该说些什么,只能机械地回答道:“呃,阳光还不错……”
“那就好,总之晚上别迟到哦,就知道哈利向我保证你会来是靠谱的,露丝已经等不及要想听你给她讲公主和恶龙的童话故事了。那么亲爱的,我先去准备晚餐要用的食物了,答应我早一点到好吗,莫丽和韦斯莱先生也很想你。”
“呃…好的…”
电话被匆忙地挂断了。他之前在想什么来着?
完全记不起来了。德拉科掏出兜里的怀表,里面有两根指针,写着他名字的那根正指向外出中,另外一根写着哈利的,这周第一次从办公室跳到了回家路上。
他合上表盖,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心里盘算着该回去把那个迷你树蜂龙买下了,给雨果做生日礼物,也许还应该给露丝买一个会梳妆转圈跳舞的公主娃娃。
当然,要给哈利带一顶折叠帐篷,至少,下一次他这样整周“加班”能有个睡觉的地方。




评论 ( 6 )
热度 ( 92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