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所见

脑洞源于同名歌曲。


他随着摩肩接踵的人浪波动,被推得摇来晃去,热气和冷雾由镁光灯照成一堵白亮的墙。

桃花店前出美酒,杏花坡里头美人多。

披肩长发的Vocal,骨架纤细,立在麦前,背对光墙面容不清。为何他不像你一样,应过一次就不会忘。

越过无数头顶,他将这个人在脑海里重新刻绘。对方一把温润嗓音变得飘忽,洒落人群勾成一道银线,丝丝入扣牵引着他的目光,无法自主。

直到光墙落幕,鸟兽散尽,他还留在那里。工作人员关闭了最后一盏灯光,桃花今日随风而去,还好黑夜漫长寂寞难当。



凌晨的便利店鲜有人光顾,唯一的顾客在在休息区的长桌上趴着睡觉。

人生总是这样,缺失目标无事可做,他只好站在收银台前做梦。梦里有只桃花精飘来飘去,追了杏花坡十里地,精怪忽而化作一股水烟从蒸笼上方散去。



门铃叮铃铃响成一串,”您好,欢迎光临!“,布偶小熊的反应比他快太多。

他只是睡不着,半夜逃出砖砌的牢笼来透气,却又如蛾子被24小时光亮如一的日光灯吸引着踏进这堆满商品的层层货架之中。

冷光明晃晃,他隔着一架膨化食品看到那人头顶的发丝也是一片明晃晃。

无巧不成书,成书便写缘。

一瓶果茶放在一盒薄荷烟旁边。一前一后结了账,一后一前出了门,七歪八绕进了同一栋楼。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彼此会相隔这么近?

如果蝴蝶多扇动一下翅膀,气流会拥裹着把两个人吹得更近。

他在心里默默后悔。

前方的人忽然停住脚步,回身疑惑的看他。

头顶上是城市间拼接成块的天空,灯光把云照得太亮,云雾涌动分散又汇聚,像他心里无数欲言又止的话。

“你……好。”他动动嘴唇,却感觉声带干涸。右手不自觉捏紧了塑料瓶子。

“你也住这里?”那人眼神上下一扫,似乎已经穿透了他那点微不足道的掩饰。

“是的。”

“真巧呢。”

评论 ( 20 )
热度 ( 44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