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叙情诗 (尾)

李大锤x乔褒姒

胡那个歌x乔褒姒

所有情节均属作者虚构,请不要与真人现实对号入座。

爱护作者,请勿举报。



事件原委由小韩的一封封短信汇聚到乔振宇的手机上。

先是安全事故,排查相关负责人,出事的工人安全绳断裂,单位规章制度放在那里,盘问之后倒是无重罪可咎,落了个监管不力,所有人以为能松口气,凭空又冒出个检查组。

项目本来已到尾声,竣工结算提上日程,审计部还没上交财政部门,相关文件立刻查封。

拘留所马上来了人,乙方一干项目经理、工程师以涉嫌行贿贪污排查嫌疑为由通通被带走。有风声说是上面某位前一天就遭了秧,人还在会所喝茶,当场停职接受调查,反贪局熬夜苦战列了张单子,总公司榜上有名。

逆境之中,贼喊捉贼,狗急跳墙都是常事,进去的纷纷反目,互相指控推脱。

胡歌也是硬气,车轮战审了几天,从他那里什么也没问出,拘留期还没过,想走也无门。

甲方已经有人被牵扯,小韩发过来的名字,乔振宇看得一字一惊心。

如此惶惶过了数日。

李易峰生活简单,三点一线,家,事务所,超市,日复一日。

家里许久没有开火,洗菜,做饭,收拾房间,多了一个人,总是多几分人气。

虽然那个人总是握着手机对着落地窗玻璃外的高楼发呆。

今天也是一样,他开门进屋,沙发上蜷着一个人影,像是在打电话。

“我信他,这事跟他没有关系。”

“清者自清,牵连不上我。”

“远水救不了近火,这个道理我懂。”

“您也保重身体。”

“嗯,再见。”

似乎是看到他进门,电话很快挂了,乔振宇朝他扯开一个笑容。

“你回来了。”

逆光之下,皮肤近乎苍白。

 

春末夏初,南方总是盛开一种花朵,不显眼却又无处不在。

回家路上他看到有人叫卖,顺手买了一束,捧在手上,香气馥郁。

简单的白色小花,花瓣叠了两层开在绿叶之间。小区花坛里也有,开得还要更加繁盛,但香得太浓,反而若有若无。

不如他手中这束,形态姣好,盛了清水插进瓶间,房间里飘满花香,盖过了烟草的味道。

晚饭已经摆在饭桌上,清粥小菜,还有几罐啤酒。

他从来没有想象过乔振宇做饭的样子,潜意识里他就该不食人间烟火。

饭菜口味清淡,却意外的好吃。乔振宇依旧吃得很少,拉开易拉罐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李易峰放下筷子,也开了一罐。

有了酒友,话也多了起来。

他才知道,乔振宇并不是北京人,他的老家在桂林,山美水美人美。

现实里的漓江和小学语文课本里一样,安静得感觉不到它在流动,清澈能看到江底的沙石,只有船桨激起一道道水纹,扩散出一圈圈涟漪的时候,才让人感觉到船在前进,岸在后移。

空中云雾迷蒙,山间绿树红花,江上蓑笠渔人,白鹭竹筏,组成一幅连绵不断的画卷。

乔振宇说这些的时候,眼睛也如同盈了一汪漓江水,清澈得能倒映出人影。

两个人坐在木地板上,他的头靠在李易峰肩侧,只有微微发红的眼角,透露出些许醉意。

他是真的醉了,连印在额头上的吻都没有察觉。

谈话声渐渐变得低矮,最后化为一片呼吸之外的寂静。

李易峰搂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穿过膝下,将他打横抱起来。手臂之间的分量很轻,压在上面如同无实物一样。

他将乔振宇抱回自己的房间,脱下他衣服的手都在发抖。

只有抱在怀里的躯体微微高热的体温才是真实的。

他起床的时候,那人还在他身侧安睡,眉头轻轻皱着,仿佛梦里也有解不开的哀愁。

 

李易峰回了趟许久没有踏入过的小区。

一幢小楼掩在树木之间,阿姨给他开门的时候还惊诧了一下,随即很热情地招呼他进门,接过他手上提的纸盒。

老爷子坐在扶手椅上看报纸,他站在一旁,嗓间干涩,许久才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

“爸。” 

阿姨给他端了杯橙汁过来,和桌上的茶碗摆在一块儿。

后来老爷子放下报纸,语重心长跟他谈话。

人心隔肚皮,做事要多看多想值不值得。

斗争里有人牺牲是常有的事,见惯了也就罢了。

话锋一转,却是问起了他的近况。

工作满不满意。身体怎么样。认识了什么有趣的人。不要那么钻牛角尖,命里有时无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听凭天意。

比以前说过的话多太多。

临走的时候,老爷子忽然叫住他,什么时候带回来见见吧。

他应了声,眼眶一热,几欲落下泪来。

 

十五日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夜昼交替,朝阳云蒸霞蔚,从玻璃窗里透进来洒满整个房间。

乔振宇醒来,枕头上好像还残留着熟悉的气息。

隔壁房间的李易峰已经去上班了,空荡的近百平米里又剩下他一个人。

乔振宇起床,收拾好自己,叠被子,抚平床单。

手机就放在床头柜上,先前插在瓶里的栀子花已经枯黄萎谢了。

他坐在床边,目光落在干燥的绿叶上。

屏幕骤然亮起,他心里随之一悚。

短信预览界面躺在那里。

发件人是小韩。踌躇再三,乔振宇拿起手机,滑开屏幕。

简单三个字排在一个个气泡之后。

“没事了。”

这句话像是一根银针,戳破了这些日里所有不安和忧虑胀大而成的疹泡。

乔振宇重重的倒在床上。时针重新开始行走。




(四个月后)



天气已经十分炎热,李易峰穿着的T恤背后湿成一片。

他依旧不想开空调,对着电脑百无聊赖的滑动着鼠标,一页一页地向下翻看友邻广播。

直到看到有一个熟悉的名字上传了几张相片到相册。

时间在两天前,他点进去。

照片只有两张,一张是一对样式简单的铂金戒指,戴在两只靠在一起的手上。

另一张是一张横向的纸,花式的英文标题,几行表格,签了两个拼音名字,还有一方圆形的章。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桌上烟灰缸旁的空地,一枚小小的正方体耳钉正躺在那里,闪着银光。









END

——————————————————————

敲完如释重负。这还是我写过的第一个近两万字的文章。

有太多话想说,遗憾篇幅就止步于此了。

希望我不会写得太晦涩,小伙伴们明白这是胡乔结局吧?

关于没有交代清楚的细节,发糖(胡乔)番外里会提到~

再次感谢喜欢这篇文的小伙伴,你们的支持是我写文的动力

鞠躬。


最后小小的吐槽一下,第一章的时候,写小乔穿了个有骷髅头的衣服,

其实心里想的是mastermind japan这样的小哥 【骷髅是MMJ的标志



千万不要想到杀马特啊喂【泪流满面

评论 ( 38 )
热度 ( 49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