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叙情诗(合)

李大锤x乔褒姒

胡那个歌x乔褒姒

本文全属作者虚构,请勿与真人现实对号入座。

爱护作者,请勿举报。


路不长,过了汶川,高速告一段落,车转下收费站上了国道,沿着河流峡谷绕弯,山上植被渐渐变得低矮稀薄。

几年前的地震在这片区域留下的痕迹还未完全退却,能看见星星点点各色野花点缀在灌木之间,添了几分生气。

他们停车在一个镇上简单吃了顿午饭,再次出发往桃坪走。

海拔升高,天空晴朗,阳光明媚。打开车窗,涌进来的空气新鲜而冷冽,带着河水和卵石暴晒后的味道。

桃坪有一座古老的羌寨,寨子依山傍水,土沃水丰,人杰地灵,谷脑河自村而过。

世代居住于此的羌族人能歌善舞,夜幕降临,篝火熊熊,人们围着咂酒、载歌载舞,往往是“一夜羌歌舞婆娑,不知红日已瞳瞳。”

这里是川内最大的高山红叶景区,气候凉爽,景色绝佳,羌藏人管这里叫做米亚罗。

沿途的绵延高山到了深秋季节,红叶从高到底,层次分明地一路红下又是另一番景致。

 

寨子入口就在公路旁边,震后修了新寨作为游客中心接待四方行者。

他们订的民居还在山上老寨,都是用石头砌筑的老房子,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中心有一座高高的古堡,也是羌王的居住地,从山脚停车场就能望见。

李易峰去窗口取了票,一行人跟着三三两两的游客顺着小道上了山。

羌寨以古堡为中心筑成了放射状的八个出口,出口连着甬道构成路网,本寨人进退自如,外人如入迷宫。

寨子外墙用卵石、片石相混建构,斑驳有致,寨中巷道纵横,有的寨房建有低矮的围墙,保留了远古羌人居穹庐的习惯。

堡内的地下供水系统也是独一无二的,从高山上引来的泉水,经暗沟流至每家每户,不仅可以调节室内温度,作消防设施,而且一旦有战事,还是避免敌人断水和逃生的暗道。

他们沿着山石铺就的道路走了许久,沿途的石房高墙一一退后,偶尔伸出几棵高大的毛樱桃,花繁枝盛。树下坐着的羌族人身着民族服饰,面孔黝黑纯朴,摆一个篾草编作的簸箕,卖些手工制的小装饰品。

走到一个分叉口,一位年轻姑娘笑靥如花迎了上来,黑布底裙围了一圈山花羌绣,梳辫盘头,包着绣花头帕,还带了几块银牌作为装饰。

正是他们居住的旅店主人。

年轻的女孩一边走一边跟他们介绍,这里的民居内房间宽阔、梁柱纵横,一般有二至三层,上面作为住房,下面设牛羊圈舍或堆放农具。

屋内房顶常垒有一小塔,供奉羌人的白石神。房顶也互相连通,可以从一家走到另一家,穿过整座寨子。

订的房间在顶楼,原先只是屋顶,后来旅游的人越来越多,住宿供不应求,又搭了一个木制的房间。房内三架单人床,白色被套干净整洁,条件不差。

门外就是屋顶,有一架葡萄藤,女儿墙上摆了许多小盆的杜鹃,中央是他们供奉的白石神。说是神,其实就是一块巨大的白色卵石,没有具体模样,光纹流转,带着些许神秘。

行李还在车上,没有带上来。店主说晚上在山脚有篝火晚会,参加之后再去停车场取也来得及。

乔振宇开了许久车,有些疲乏,三个人便商议在房间先休息,等到傍晚出门吃饭再四处转转。


防和谐,下半段戳我

————————————————————————

下周再加一个尾声 此文就完结啦。

特别提示,结局是胡乔~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