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分歧者 DIVERGENT (1)

给 @Nao-尋芳(ひろよし) 的胡乔生贺


CP:胡那个歌x乔褒姒    HE请放心食用

本文改编自同名电影,涉及哲学伦理政治科技等均为原著或者作者个人看法,不代表人物。

所有情节均属作者虚构,请勿与真人对号入座。



01


我们生活在城市里是如此地幸运,他们说战争如此可怕,世界上的其他地方都已被摧毁,我们的祖先为了我们的安全而建造城墙。

为了维护和平,他们将人类划分开,成立了五个派别。

那些最聪明,最富有知识和逻辑的人,划归为博学派。他们无所不知。

友好派负责耕耘,他们善良又和睦,永远充满快乐。

诚信派注重诚信和秩序,无论你是否愿意,他们只陈述事实。

然后是无畏派,他们是我们的保护者,我们的士兵,我们的警察,勇敢无畏,无拘无束。有人认为无畏派的都是疯子,其实不无道理。

我所在的派别是无私派,其他人称我们为灰袍子。我们的生活很简单,无私的帮助他人,即使是一无是处的无派者,我们也会给他们食物。因为我们是公仆,人民把政府托付给了我们。

社会依旧有条不紊,所有人各司其职,生活美满和平。

而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分派仪式上。

他从诚实者里走出,割开掌心滴下的鲜血流进了博学派的盆钵。

身着蓝色西装的人群掌声雷动,他握着手看向人群中的我,双眼深邃。

我朝他笑了笑,我想我会记住这张脸庞。

相逢不过须臾,足够改变一生。


                                                                       ——Q

 

 

 

K大的分派测试实验室在一栋古早的建筑物里。那还是上个时代留下来的产物,远离战火得以幸存。

底楼门廊前花园绿树成荫,身着深蓝制服的人进进出出。

台阶下站了一个年轻的男人,额前的刘海向上挽起,梳得一丝不苟。

此刻他正注视着门廊上的仪容镜,看得很专注,里面印出的人,深灰色的正装贴身合体,与其他人稍有不同。

直到身后传来一个沉静的男声,“久等。”

他低头看了看腕间的手表,转身莞尔,“迟到五分钟,不算离谱。”

来者也着一身深蓝色正装,配了蓝底白纹的领带,系着双交叉结,倒让他轮廓分明的脸显得柔和了几分。

男人脸上有几分歉意,“刚才会议结束耽搁了片刻。”

他微笑起来,朝对方伸出手,“你好,我是NLP项目负责人,乔振宇。”

“胡歌,认知神经动力学研究员。”男人带着一丝惊讶回握住他的手,掌心干燥有力。

乔振宇松开手,朝他眨眨眼睛,“胡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过狭长走廊,阳光从尽头的窗户透射过来,从视觉上似乎拓展了空间。

两旁的实验室关着门,偶尔打开一扇,走出一个身着蓝色制服抱着文件夹的青年,看到胡歌的时候还会富有朝气打声招呼。

胡歌微微点头示意。乔振宇跟在他后面不紧不慢。

他们在一扇门前停下,胡歌在把手处触摸屏上按下指纹,门滴的一声打开。

“新一轮的派别测试要开始了。”他先走了进去,办公室一切还跟他之前离开时一样,冲泡的咖啡已经冷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年主持大典的好像是你们博学派?”乔振宇在后面关上门,随意的走到靠墙的沙发上坐下。

胡歌靠在办公桌上,调整自己的身体面对着他。“没错。”

 

 

三年前也是这般时间。

彼时胡歌刚从律法系毕业,拿着测试结果站在门外,对未来一无所知。

狭长走廊两旁的实验室紧闭着门,头顶的日光灯明亮而不近人情。

一行人从他身边经过。为首的是一位两鬓微白的中年人,走在最末的人年纪尚小,看上去和他一般,大概是来参加测试。

那个人在他面前停下,似乎是看到了他手里的纸张,友好的问道,“诚信派?”

胡歌摇头否认。

面容姣好的青年愣了一下,“担心你的家庭?”

他有些迟疑,不知作何回答。

对方忽而笑了,笑意如同秋日一汪清澈湖水起了波纹,在双目中微漾。

“也要为你自己考虑。”

胡歌看着青年的笑容在眼里渐渐变得清晰。

“不是一时兴起,不是一意孤行”

“而是对自己有一个真切的认识。”

人已经走远了。

 

选派大典借用了K大的礼堂。

白色,黄色,黑色,蓝色,灰色,五个梯形方阵,各自服装颜色整齐,细看却有些凌乱。

与会的大都是一些年轻的毕业生,和他们的家人,还有各个派别的首脑。

所有年龄还没有到二十岁的年轻人都坐在外圈。他们还不算正式成员。

在此之前,这些年轻人刚刚拿到了自己的测试结果。他们进入实验室,由研究员监督,经过对大脑模拟情境测验后,得出可靠的分析。

测试会告诉他们,他们是谁,他们属于哪里。他们是否诚实,是否善良,是否勇敢,是否聪颖,是否无私。

但选择权,仍然在自己手里。

所有的一切都将由仪器记录在案,包括测试时的内容,被测试人的身份,家庭,经历。

经过仪式,刚刚踏入社会的人们将告别昔日的家人和朋友,成为新生,参加入门考验——旨在检查一个人是否能适应这个派别。

如果成功通过考验取得资格,这些年轻人就会由此汇入各个派别,诚信派,友好派,无畏派,博学派,无私派,成为真正的成员。

如果不幸被淘汰,也不能再回到以前的派别,亦不能回到以前的家庭。

没有任何一个团队愿意接纳一个自不量力的人,那些被淘汰的人只能成为无家可归的弃儿。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很多人的脸上都带有一丝不可捉摸的焦虑,在心里暗自为未来忐忑着。

人群很快安静下来,所有人在圆形的大厅都各自就位。

空旷的舞台上摆了一张白色的长桌,上面有五个极大的盆钵,里面分别装有玻璃,泥土,点燃的木炭,清水,和卵石,寓意五个不同的派别。

每个参加选派大典的年轻人都将走上舞台,将自己的血滴入盆钵内,宣誓效忠所选的组织。

按照规则,五大派别轮流组织每年的选派大典,而今年轮到了无私派。

 

司仪测试了台上的设备之后,仪式开始了。

“派别制度是有血有肉的,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份子,而这个制度之所以能够生存发展,依靠于你们每一个人各司其职。”

无私派的领袖在话筒面前站定。

“当你们离开这个房间,你们将不再嗷嗷待哺,而是成为我们这个社会羽翼丰满的一员。”

胡歌认出他是之前在走廊遇见那位为首的中年人。

“未来属于有自知之明的人,我希望你们做出明智的决定,选择派别,决定归属,我也相信你们能够做到。”

台下熙熙攘攘的人群静默无声,只有低沉有力的嗓音在厅堂里回荡。

“派别高于血缘。”

“派别高于血缘。”所有人高呼起这个口号。

 

胡歌走上台时,还有些恍惚,拿起刀的手放佛都不属于自己。

但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血滴入清水的那瞬间,追光灯打在他身上,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

他的目光从台下那一张张陌生的脸孔中扫过,在一个光线无法顾及的暗处,看到了一双明亮的眼睛,饱含笑意。

他想他会记住这个人。

相逢不过须臾,足够改变一生。


评论 ( 9 )
热度 ( 23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