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叙情诗(转)

李大锤x乔褒姒

胡那个歌x乔褒姒


反季节小恋爱,糖即正义!

配合 BGM http://music.163.com/#/m/song?id=299258

乘客 - 王菲 食用更佳




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临时办公区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项目在绕城边上,不提前溜号,遇上高峰期真是够呛,纵使高架也能堵成碰碰车,更别提挤都挤不进的地铁,他对首都的人潮还心有余悸。

指挥部有供休息的宿舍,床铺简单,值班时凑合一晚还行,长住呆不住。

总公司财大气粗,在中心地段买了一栋楼做单身员工公寓,东一个连卡佛,西一个仁恒,繁是繁华,人来人往,一入夜各式广告招牌流光溢彩,看着却不平易近人。

用胡歌的话来说,没有生活气息——除开连锁超市,唯一一个市集还是个卖海鲜的,油盐酱醋茶实在不适合。

公寓都是同个项目的熟面孔,抬头不见低头见,他们俩还没到肆意妄为的程度,在外租个房子行事低调点总是好的。

乔振宇看了看手机,胡歌之前发的短信还躺在界面里,说是下班之后去提车,周末还得去趟车管所签字署名,牌照申请保险都交给了4S店里的人去办,这道工序没法减懒。跑腿的小伙子之前一起去看车时见过几面,年轻人朝气蓬勃,圆圆的大眼睛,五官端正,倒叫他想起胡歌那个室友来。

他调来这边工作已经半年多,胡歌比他早,之前公司配的是辆沪C的帕萨特,平时开开城市道路还行,有时到山区,路况参差不齐,一跑几百公里那就够呛,打报告跟上级申请批了个普拉多下来。

胡歌和他不一样,大学念的就是工程,入了川事情奇多,虽然挂着总工名,也不可能只看着一个项目,隔三差五就要出差,企业总是想着要压榨尽你最后一滴价值。

而他半路出家,CPAACCA,证考了一堆,莫名其妙却入了这行。

原先以为只要不在乙方轻轻松松,到底还是跑不掉四处奔波的命,好在压力不大,比天天在写字楼里爬格子强。

年少时有过很多愿望,想要四处走走,生活自由,没有束缚,慢慢发现每个都实现未免太难,生活哪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他离开桂林去北京念大学,四年里没有回过一次老家。

家里人也默认如此,十天半月打一个电话,问候不咸不淡,如果某天不幸命陨他乡,恐怕最早发现的还是他的上司。

孑然一身,认识的人来来去去,数个城市辗转,从南到北何处归家。

俗话说少不入蜀,来盆地之前就听说这里的人生活悠闲,气氛十分消磨意志,呆了段时间连自己也被同化,生活节奏放慢,很多以前不入眼的小细节的都留心起来。

有人陪伴的生活总是好过一个人。

 

胡歌推开门的时候,沙发上的人把头从报纸里抬起来看他,茶几上摆了套茶具,轻烟袅袅,香气四溢。

“我在外面跑得累死累活,乔公子倒是如此悠闲——好香的桂花——上次小韩带回来的茶?”胡歌随意的把门合上,走进去在他身旁坐下。

小韩是审计部的一个小伙子,刚工作没几年,对他们这些公司里的老前辈甚是尊重,春节和朋友旅游云南一趟回来还不忘带点纪念品。茶树是当地种的,品种不算名贵,听说是和桂花栽在一起熏了几年,摘下来叶子就浸满芳香,滚水冲开别有一番风味。

“你尝尝。”

乔振宇把手里的报纸叠成一堆,伸手拿了个豆青色的汝瓷杯倒了递给他。

他接过去,“味道不错,花比茶香。”

“不会喝就别开口。”乔振宇剜他一眼。

他从大学熬夜通宵画图起就与咖啡因尼古丁为伴,现在年纪大些,烟抽得少,咖啡却喝得越来越纯,品茶这么考验舌尖的事,实在做不来。

胡歌放下杯子问,“没什么要收拾的东西了吧?”

对方点点头。

“那走吧,晚点还能去吃个饭,我叫了李易峰一起。”

对方再点点头,起身拿了外套跟他出门打车。

 

新车飘散着皮革和甲醛的味道,很淡,不仔细闻还有种怪异的甜味。

临时牌照是早就取好的,胡歌坐驾驶位,点火挂档出门上了三环。正值晚间高峰,车辆川流不息,好在不堵,绕点远路没什么。

“你之前给他打过电话了?”乔振宇问。

“嗯。”胡歌按开了电台,随手调了个频道。吉他扫弦,小号吹着爵士音调,一个飘渺的女声传出来。

——高架桥过去了,路口还有好多个。

“吃什么?”乔振宇又问。

“西餐,哈雷主题,挺有意思的。”胡歌转了下方向盘,从边道变到中路。

——这旅途不曲折,一转眼就到了。

“看不出你还有公路情怀。”

“服务员都是机车打扮,皮甲黑丝长靴,养眼。”

——坐你开的车,听你听的歌,我们好快乐。

乔振宇噗嗤一声笑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那是,不然怎么看上你。”

——第一盏路灯开了,你在想什么。

他拿出一支利群,晃了晃,“不介意?”

“请便。”

烟雾在车厢里绕开,乔振宇把车窗摇下来,风吹开刘海,眼里映出城市琉璃的夜景。

——白云苍白色,蓝天灰蓝色。

——我是这部车,第一个乘客。我不是不快乐。

“这首歌很应景啊。”他呼出一口烟。

胡歌从右视镜里看他的侧脸。

乔振宇夹着烟的手指靠上车窗弹了弹灰,火星被风卷走转眼熄灭。

——天空血红色,星星灰银色。

——你的爱人呢。

他把视线转回前面的车流,“的确应景。”

 

餐馆就在锦江边上,对岸是望江楼公园,郁郁葱葱的树木晚上站成一片黑影。

这边路灯昏暗,街边停的车却个个油漆发亮。

转了几圈没找到宽敞的车位,白色的普拉多只能堪堪挤进mx8和740的间隙,车门还不能完全打开,幸好他俩都不胖。

李易峰已经在门口等他们了。

“看来今晚不能喝酒了。”胡歌看到他手里的车钥匙,有些遗憾。

“可以找代驾。”青年露出两对酒窝。

胡歌笑着拍他的肩,“小伙子有前途。”

一楼是销售店面,上了二楼别有天地。露台摆了一圈沙发,里面的是卡座。

他们挑了外面的位置,这回是小方桌,一人坐了一边。

果不其然,长腿皮短裙的美女过来拿菜单,胡歌吹了声口哨。

各自点菜。顾忌着李易峰的酒量,乔振宇要了瓶甜白葡萄。

前菜和汤上得很快。

长棍面包,芝士烤土豆,奶油蘑菇汤,都是招牌菜,三个人饿了许久,趁热吃味道不错。

主菜甜点上来,肉眼排,煎鳕鱼,冰淇淋球,沙拉盘,餐具配得大,桌子几乎被摆满。

四月温度回升,晚风熏得游人醉。

酒饱饭足。

“我们工程收尾,五一放假,你休几天?”胡歌捏住杯脚,问对面的李易峰。

“没有法定假,可以请年假。”李易峰答。

“领了新车,总部报销油费,要不我们出去玩玩?”

“听说九寨黄龙不错。”乔振宇附议。

“春草秋水,不如去康定,跑马溜溜的山。”胡歌摇摇头。

“春天都过了一半,你才觉醒。”乔振宇眯了眼看他。

李易峰不动声色放下手里的杯子,“五一高速人多。”

“人生就是要挥霍,不然怎么打发时间。”胡歌毫不介意。

“反正还年轻。”李易峰唇角弯起。

“小子你敢讽刺我们俩老?”说完自己先笑了。

“那就这么定了?”乔振宇也笑,眉眼松开,水波荡漾。

 

 

为了避开人流,1号一大早他们就出发了。

这方法行之有效,出城时稍微排了点队,两个小时就过了都江堰。

路边飞速倒退的平原变成连绵的山峦。

新车不过用了十来天,后座就被堆满了图纸,一卷一卷搬开,还藏了两条中华被乔振宇翻出来,似笑非笑的盯着说要戒烟的某个人看。

胡歌和李易峰的行李都不多,一人一只箱子,乔振宇倒是带了一大堆,地图,应急电源,播放器,投影仪,他还想带上咖啡机,被胡歌阻止了。

“我们是去旅游享受,不是露营磨练心志。”胡总工严肃的说。

“沿途都是山,海拔高,有的雪还没化。”土著李易峰了解比他俩人多。

娇生惯养的乔公子悻悻把帐篷放回去。

住宿定了当地的民居,李易峰找事务所里几个爱玩的朋友要的电话,路线也参考了前人的攻略,走都汶线,路过理县桃坪,直奔马尔康,再从甘孜绕回,一个大圈。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中桃花始盛开。

“都说川藏线是最美的公路,名不虚传。”三个人都有驾照,说好轮换着开,胡歌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窗外的风景乐得清闲。

李易峰坐在后排拆台,“还没下高速呢。”

乔振宇笑弯了一双眼,乱花迷人。

“不许笑。”胡歌脸挂不住,伸手去揪他,被挥手挡下。

“安全驾驶第一条,禁止干扰司机。”

“好好好。”胡歌收回手,拿眼瞟他,“晚上再收拾你。”

挂不住颜面的换了人。

一时无声。

李易峰专注看着后视镜里的半张脸,那双眼看着路面,偶尔抬起跟他对视,眼里的笑意褪不去。

到底还是春天来了。


评论 ( 16 )
热度 ( 47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