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叙情诗 (承)

李大锤x乔褒姒

胡那个歌x乔褒姒

本文全属作者胡扯,切勿与真人对号入座

歌词没有全引用,本次更新属过渡章节。


天气冷得像一场噩梦。

出门没多久,就飘了小雨,三个人裹着风神经兮兮淋了一路走通了整条街。快到河边的时候老远看见一个塑料灯箱亮着,就写了一个大大的鱼字。

这个点还在营业的苍蝇馆子,也怕是找不出几家比这更干净的了。装修不错,木制的八仙桌扶手椅还带了垫子,灯光亮如白昼,窗明几净,映着街道柏油路黑亮的水迹,看着就是一个寒颤。

他们进去挑了靠墙的一张桌子坐了,李易峰一个人坐了一边,另外两人在他对面。

要了菜单过来,正面是各种锅底,反面有些小吃饮料,那两人互相推让,菜还是李易峰点了。挑的是青花椒的汤底,没那么辣也不至于没味道,点了个炸糖糕,6斤河鲶,鱼现杀,去了内脏净肉也就4斤左右,三个人吃足够了。

服务员倒了茶水领了单子就走。

馆子除了他们,另一边还有一对情侣,女生穿得单薄,两人搂着坐在一块儿互相取暖。

胡歌见了也去搂乔振宇,一个抱一个躲,在位置上扭成一团。

乔振宇笑道,“偷糖的小贼,再闹当心招来警察叔叔。”说完没闪过被胡歌搂住脖子在脸上掐了一把。

“偷什么糖,我只偷人。”胡歌的声音不大不小,旁边的情侣齐齐侧目。

李易峰和胡歌都被淋得有些狼狈,头发上全是亮亮的水粒,真跟撒了层白糖一样。

小时候最怕遇到这种天气,打伞嫌麻烦,不打伞淋一头雨,进了教室就被那些坐在最后排的混世小魔王拍着手笑,偷白糖的贼娃子,跑不脱还要捱沟子。唱的是方言,几岁的小孩最在乎面子,被笑上一场好几天都抬不起头。

他是有些惊讶的,胡歌在上海长大,乔振宇一口京腔,没有想到他们也听过这种说法,童年大概放在哪一个城市都是相似的。

乔振宇推开胡歌把帽子掀下来,一张脸从绒毛里露出来,还没巴掌大,睫毛都沾湿了,瞳孔亮晶晶的,眨了眨,见者尤怜,“那就拖去浸猪笼,浸完宰了还榨秤。”

胡歌也笑,又伸手去挑乔振宇的下巴,“官人你买吗?”

乔振宇别了头躲,“谁买掺水的,亏。”

胡歌把手搭到他背后的椅子上,做了个被欺负的小媳妇儿表情,委屈道:“尝都尝了,还退货,官人真是狠心呐。”

乔振宇正拿了杯子喝水,一口茶差点呛出来,胡歌赶紧给他拍背顺气。

咳了半天,乔振宇脸都有些红了,左右说不过他,只能摞下句:“你就可劲儿的作死吧。”

胡歌哪会理他,自顾自地笑得一脸得逞样。

李易峰端着杯子看了他们一会儿,粗瓷杯子里冒出来的热气拥到脸上,毛孔都被烫开,红茶水尝起来有股淡淡的甜味,又带点涩,一直渗到喉咙深处去。

 

菜上得倒是很快,木桶装了一堆滚石头,鲜鱼片和汤底倒进去,嘶嘶作响,盖上焖几分钟就可以开吃了。

盖子是透明的,高汤一锅切成片的黄瓜青笋番茄,混着小米辣和尖椒丁,白嫩嫩的鱼肉浮在里面花花绿绿煞是好看。

揭了盖子青花椒香气扑鼻,舀了汤在料碟里,鱼肉鲜美细嫩,微麻微辣,清淡得刚刚好。乔振宇和胡歌都是外地人,这么地道的馆子还没见过,吃得赞不绝口,又叫服务员打了半斤梅子酒,三个人分了一人一杯。

胡歌举杯,“敬地主的盛情款待。”一边朝李易峰挤眉弄眼,示意他来碰,他只得放了刚夹了一筷子的淋满红糖水的炸糕,跟着举杯,旁边的乔振宇碰了碰,话还是顺着胡歌说的,“以后还请多多关照。”一样的老气横秋。

他跟他又不是同事,关照什么。但这话又忍不住让他多想,三个人,这么说未来还长。

梅子酒也甜的腻人,他酒量不好,喝了半杯就觉得飘飘然起来,看着对面乔振宇低头专心吃鱼的样子,目光怎么都移不开。

那天晚上他们边吃边喝,倒是陆陆续续说了很多李易峰不知道的事。

乔振宇是调派到胡歌公司的监理。第一次见面在工地上,建了一半的基础搭架,偏偏乔大监理为了拗造型不带安全帽,给胡总工留下深刻印象。

聚餐后例行夜生活,一群老总工程师,都是些爷们儿,叫了陪唱的姑娘在包间里喝酒,取向这种事,稍稍观察下就发觉了。

酒过三巡彼此都熟了,都市艳情小说里俗套的情节,半推半就一切顺理成章。

世界正好只有两种人,一种像他们这样的人,一种不像他们这样的人。

不谈感情是默认的事,也许是求个刺激,也许生活平淡,怎样都好。

反正每个人的本性都是好吃懒作,好色贪淫,假如一个人克勤克俭,守身如玉,这就犯了矫饰之罪,比好吃懒作好色贪淫更可恶。

他原先看着乔振宇年轻,没想到居然是三十出头好几岁的人,倒是比他大出好多。

胡歌也比乔振宇小上一点,说起这个时又去揪那人的脸,笑说是吃人心的妖精才不显老,这张脸随时都有童男心甘情愿献身,永驻青春,结果被妖精恶狠狠的喂了一嘴辣椒丁,也依旧没有一点收敛的意思。

一顿夜宵吃到凌晨两三点,几个人摇摇晃晃都有些喝高了。

再往后,他只记得走在漆黑的路上,乔振宇扶着他的手臂,他把头靠在那人肩头,毛绒绒的茸领戳在脸上,胡歌在一旁放声高歌。 

——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

——再次返起心里无数的思念。

——以往片刻欢笑永挂在脸上,

——愿你此刻可会知。 


路过的出租车开过去,两道前灯一晃而过。

他伸手搂住他的腰,闻到一阵很安心的香味,穿透了整个夜晚的梦境。


评论 ( 21 )
热度 ( 40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