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There will be (3)

李大锤x乔褒姒

本文全属作者胡扯,与现实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剧情进展得好慢啊,写得也心焦。





时间已到8月中旬,天气依旧没有降温。

早上他强撑着爬起来没过几秒又倒了回去,助理连着打了几个电话,听他嗓音不对也没坚持,嘱咐好好休息,剧组那边帮他请假。

空调已经关了,窗户开着,空气却是凝固的,闷得像蒸笼。他挂了电话裹在被子里,身上一阵热一阵冷,眼皮似有千斤重,眨一眨都很费力,嗓子肿了,吞咽口水也疼得要命,只得将就着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迷糊糊听到有人在敲门,还以为是助理来陪他去医院。

睡了一觉好歹有些力气,掀开被子开了门,见到的却是完全没有意想到的人。

来人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领口扣子解了两颗,露出的脖子被晒得有些红。

他堵在门口,乔振宇也没有进来的意思,手里拿了把车钥匙皱了眉头看他。

明明感冒鼻塞得厉害,李易峰竟然还闻到一丝凛冽的香水味。

他怎么会来看我,不是平时不用香水么,头发没梳,脸也没洗,一瞬间脑子里的念头跑得不着边际。

“听小陈说你重感冒,正好我要出去,顺路送你去医院看看。”乔振宇见他病怏怏的模样,神色有些严厉,“怎么病得这么厉害也不吭声?”

小陈是他的助理,上午没有跟乔振宇的戏,按理说不会碰到,他心里没由来的一跳,

张口问到,“这会儿几点了?”

乔振宇看看表,“还没到12点,先去把饭吃了吧。”

 

他站在电梯里还有点摇摇晃晃,乔振宇从后面扶了他一把,掌心贴在他的手肘上,有点凉。李易峰发着烧,倒有些贪恋这份冰凉的温度,盼着能跟他多接触一会,可电梯门一开,那人的手就移开了。

乔振宇的车停在酒店的地下车库,出电梯走了一段距离,有辆白色SUV隔着老远闪了下灯,走近了看也是辆北京牌照的卡宴,瞧着分外眼熟。

上车开出了门,乔振宇问他想吃什么,他心里还有些闷,只说随他决定。

乔振宇想了想提议喝粥。

两人找了家馆子,点了个虾仁粥,再要了份清炒藕片青豆碎肉,又点了个百合蒸南瓜,都是些清淡的菜色。

他倒是无所谓,病着本来没几分胃口,一顿饭下来,只是惊讶离开剧组难以评价的盒饭,那人在外面也吃得如此之少。偷瞄了几眼那人被桌子遮住半边的细腰,心道难怪这么瘦。

记得乔振宇刚进组的时候,剧组原作出品方烛龙的负责人来看他试装,只叹这少恭单薄得跟被虐待了一样。李易峰后来抽空去偷偷玩了游戏,那人穿起古装来,的确是一派谦谦公子如玉之象。他想象过那人像游戏里的少恭一样长发弯在胸前,一身杏衣,背影真真如少妇一般风姿卓越,连马天宇自号雌雄同体也怕是逊色几分。

他知道乔振宇平时除了演些不温不火的的电视剧,也偶尔去做做模特,倒是应了那个人如火柴棍的圈子,个个都恨不得瘦成0码把自己塞进童装。

李易峰只有心疼,明明那人比他年长数岁,在剧组里照顾别人处处被叫做大姐,他还是心疼。

看着那人的背影和肩胛,总是激起他心底想要拥住他的欲望。

坐在他旁边的乔振宇吃完饭摸了包中南海出来,他猜他想要点烟,可那人很快又收了回去,估计是顾忌他还在感冒。

他清清嗓子说道,“没事的。”

乔振宇摇摇头,“你平时也少抽点。”

他哑然。

做这一行,没日没夜颠倒常有的事,别说抽烟喝酒,便是有些沾染上药的也不奇怪。

他虽然从业不过几年,于这些事在年轻人一辈,终究还是见得多。有的事,能守住自己的底线就很艰难,要去管顾别人,他有那份心劝,别人却也未必听。

 

挂号,诊断,划价,拿药。流程虽然简单,小城市就这么一个医院,平凡人生老病死,都涌到这一处,也只能在排着队等待。

医院的大厅,白天开着明晃晃的日光灯,照得一点阴影都没有,他坐在休息区的塑料椅子上,不远处乔振宇在窗口前等着药剂房把煎好的中药打包。

他看着那人掏出手机看了一回会儿,收了手机转头对上他的方向,似乎发觉了他的目光,冲着他笑了笑。

他视力不是很好,出来只戴了一副框架眼镜。医院里来来往往的人,在镜片里穿成一道道残影,他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人有些模糊的脸庞,直到乔振转头他也没有移开。

如果一直能这样看着他,该有多好。

 

回去的路上,遇到一个路口禁止左转,他们绕了些远路。李易峰看着路边的树木,竟然是开到了那天晚上跟着的街道。

白天路上的车多了些,在十字路口停下来等红灯,车里很安静,他和他都没有说话。乔振宇把手放在方向盘上,手指随意地敲敲了几下,指甲落在上面声音不大,传到他耳中,合着空气里几丝若有若无松叶和葡萄柚的香水味,让人心悸。

李易峰把车窗放下来去看路边的公园,一片郁郁葱葱。

他忽而有种冲动就想开口。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组成什么句子,是要问他那个人是谁,还是说自己什么都看到了。

气一泄,舌头都动不了。说什么都没有用,他不是已经被拒绝了么。既然拒绝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关心,剧组那么多人,每一个人都这么上心,他不累吗。

明明他们关系并不算最好,不是连陈伟霆都可以被他亲亲热的叫成伟霆,连马天宇都敢在拍片间隙大刺刺的抱着他脖子坐在腿上,落到他自己,就只能连名带姓的称谓。

他心里一阵烦闷,车子却发动了,还有一阵突兀的嗡鸣声。

乔振宇电话挂得很快,他转头刚刚瞟到一个缩小的界面。是个没存名字的号码。

他直觉就觉得是那个人。

果不其然,又打过来。乔振宇这次没挂,接了起来。

“有点事。”“回去路上。”“快了。”“嗯。”对话简洁,他伸长耳朵去听也没听出什么异样。

“朋友?”他按住心中的猜测,装作无意的问了一句。长时间没有说话,声音还有些发抖。

乔振宇应了声,减了速停车靠边,“你回去好好喝药,这几天就别想拍戏的事了。压力不要太大,外界的评价在意他做什么。”

指的是电视剧选角的事。他和乔振宇都是制片方联系的,角色定下来外界就流言纷飞,不屑的抗议的怀疑的比比皆是。有些甚至还闹到了他们经纪人这里,不知道何路的粉丝拿到了地址,往公司寄些言词难堪的信。有次助理没有事先拆开,还带了些信到片场,他拆开还没来得及看就被马天宇当成狂热粉丝的表白信抢过去要念,看了几行彼此面面相觑。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相同的经历,乔振宇才会跟他格外亲近?

难道他以为自己是因为这个才生病的?李易峰觉得有些好笑,但是实话又不可能说出来。

况且,要说完全没有压力也是谎话,他表面看得开,到底还是有些介意,也没到寝食难安的地步。

但重点并不在这里。

乔振宇说的是要出去,结果陪他去看病吃饭,折腾了三四个小时,看来下午没有片场安排。那个电话必然是打来约他的。

李易峰想到这里,早先因为休息了几个小时缓过来的一点舒爽又消失不见,周身都觉得不对劲。

“我待会儿还有点事,就不同你一起上楼了。天气大,中药会放坏,我房间有个小冰箱,你拿去用吧。”乔振宇从后座的包里取了张卡出来塞给他。

是他的房卡。李易峰点点头接过来,问他,“那怎么进房间?”

“我晚上不——”话说了一半乔振宇又忽然改口,“我晚上回来找你拿。”

“好,那我回去了。”

 

李易峰下了车,冲车里的人挥手,对方也向他点点头。

酒店就在前面,走几步就到了。进门之前他朝外看了眼,乔振宇的车还停在路边。

他们剧组这几个男演员住的楼层并不高,就在4层。他不想进电梯,觉得在里面闷着不舒服,绕路走消防通道的上去。

虽然是按照通行要求设计的楼梯,但楼梯口被防火门挡着,基本没什么人进来,地砖没落灰,连角落放的金属垃圾桶都新得发亮,天花板和梯底刷得雪白,只有几个喷淋头和烟雾报警器。

酒店到处都是摄像头,消防通道这里却没有,兴许也是人少的缘故。

他提了药一口气爬到四楼还没来得及喘,就看到楼梯间门口靠了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在那里玩手机。那男的穿了件黑色的T恤,下巴上一圈胡子。

他不可能认不出来,分明就是那天跟乔振宇下车的男人。

他看了那男的一眼,努力想要把他跟某个人对上号,又在心里笑自己,如果对方不是娱乐圈里的人,只是乔振宇认识的人呢。

他不能一直站在那里,只好硬着头皮从那男人身边开门往走廊进。经过的时候,他感觉那男的抬头在看他,但墨镜遮着,他拿不准对方是什么眼神。

难不成发现他跟踪的事了?想到这里李易峰就觉得背上惊出一层冷汗。不可能!他跟得那么小心。即使发现他在跟,怎么不来跟他对峙。

转念李易峰又觉得好笑,为什么是自己心虚,被跟的人都不怕。也幸亏是他,如果要是那些狗仔队,那这事就闹大了,早就上了头条,他怕也没什么机会再跟他好好在外面吃顿饭。

乔振宇的房间比他的更靠近这个楼梯间。他摸摸放在牛仔裤兜里的房卡在乔振宇门口停下来,心里起了丝恶作剧的念头。

防火门上有透明的玻璃窗,可以看到走廊的情形,他用余光看到玻璃后的男人正隔着墨镜看他的动作。

他果断的刷卡拧把手进门去,房间还是跟他之前几次去一样整洁,靠窗的小茶几上放了一个方形的箱子。他走过去看,果然是个便携的小冰箱,还没开封。他找了周围没有什么能拆包装的利器,就把那箱子抱起来,打算拿到自己房间里。他带了个多功能的瑞士刀,平时拿来削水果,这种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李易峰出去转身合门,之前在楼梯间的男人已经走了出来,在他几步开外,看他抱了这么堆东西,那人似乎上来想说什么。他也停下来看他,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

那个男人头发有些长,打着卷盖过了眉毛,隔近了他就看清了,似乎脸上和脖子的皮肤颜色不太一样,又不像是晒出来的差异。虽然留了胡子,皮肤并不粗糙,细看风格也不是那种糙汉型的人。

李易峰莫名其妙松了口气。

“你是来找老乔的?”他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开了口。

男人愣了下,没料到他会先开口,迟疑的点了点头。

“他在楼下等你呢。”那男的道了声谢,又盯着他看了一眼朝前走了几步越过他向另一边的电梯去了。

李易峰看着他进了电梯,转身又向自己的房间走,开门进去之后他才猛地醒悟过来。

刚刚似乎看到那人的侧面耳后有几道疤痕,脸上皮肤又那么光滑,鼻梁也有些怪异,竟然有些像是植皮的样子,还特意避开摄像头,室内还戴着墨镜,莫非……

做这行女演员为了追求完美整容的多,男的却很少。他听说过有则新闻,一个当红小生前些年出了场车祸,差点毁容,花了上百万才保住一张脸,近几年回了圈越来越红。

是了,肯定是的。他瞬间就明白过来。

是胡歌,竟然是他。只怕两个人还都是瞒着各方的公司经纪,难怪如此保密。

他放下手中的箱子,之前提的装药的塑料袋已经把手腕勒出了一道红痕。

又烫又疼。

 


评论 ( 54 )
热度 ( 57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