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苏恭】渭城朝雨 · 一

双苏恭,拉郎配,脑洞清奇,慎点,天雷

古剑x琅琊榜


屠苏性格是游戏屠苏,其他两个人是三次元二次元结合。

好的 flag立满写到三个主角都上线了。古风文不太擅长,每更尽力保持2k字。 

 琅琊榜小说玛丽苏得我牙疼,所以此文就算引用情节也会大改,有琅琊粉不要来掐,我玻璃心会删评论的。 



戌时已至,江左一界小镇,住户不多,街上已没有几个行人。

偶然有路过的,也大都是些熟面孔,照面道声安脚下不停,接着往家赶。

更夫提了锣咚的一敲,扯开嗓子喊,“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转到一条僻静的巷子,这家院门前立了位玄衣少年,看年纪尚未及冠,背上一把麻布包裹的剑柄形状古朴。

少年闻声转头过来,却是张极为俊美的脸,眉间一点朱砂如血,神色甚是冷峻,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更夫瞧他面生,便大声问他道:“天色已晚,小兄弟在此等候,为何不入门拜访?”

那少年只看着他,并不言语。

更夫见他如此,心下道这人怕是个哑巴,也不再多问,转身出了这巷子继续打更。

“夜深人静——拴好门户咯——”

 

半响,少年前方的门被拉开,门内一位年近花甲的家仆冲少年作了一揖,道:“百里公子,我家少爷方才传信于我,让我领公子进门歇息,让公子久等,还望见谅。”说着便侧身向门内作出一个请的手势。

那少年点头,随那老仆进去了。

老仆领着他往里走,一遍道:“中秋将至,少爷回乡探亲路上耽搁了些时间,没能及时赴约,实属礼数不周,公子勿要责怪才好。”

麒麟之才,江左梅郎。琅琊第一公子,天下谁人不知,又有何人敢不敬。

素来只有求见梅郎者不得,何有梅郎候人之说。

“自然不敢怪罪梅公子。”

这院子虽在偏僻之地,布置却是别致,正门过后一道水磨石壁,无朱粉涂饰,只雕刻竹石一类,显示主人雅志。右手数步之外亭廊转角处种了一株桂花,枝繁叶茂,花落满地,空气之中尽是馥郁芬芳,不知何处传来几声琴音,悠扬宛转,有如花香一般沁人心脾。

少年不由得停下脚步问道,“不知弹琴者是何人?”

老仆答道:“抚琴的是少爷一位故交好友,这些日子来府中做客。”

少年沉吟片刻道:“在下闻这琴音,颇有相知之意,可否请老先生替我引荐一二?”

老仆一拱手,“公子如此称呼抬举老身了,这便为公子带路。”

二人一前一后,向着亭廊后的月门去了。

穿过拱门又是一方小院,沿着院墙砌出一弯清池,那池中睡莲卧浮,波纹阵阵,竟是从墙下开出一隙引活水而入,另开沟尺深,绕阶缘至回廊,流入一个兽口不提。清池边缘皆以白色卵石相围,夜深露重,不知水下可有游鱼。

池边摆一长几,一方深色古琴,身着白色外衣的年轻男子端坐于几前,衣角以鹅黄色刺绣滚边,广袖悬起,十指于素弦上抹复剔挑,琴声由高至低泠泠转下,有如潺潺流水而出。

那人一头柔顺长发,被一条白色发带松散束起,从一侧弯于胸前,领上盘扣相合,露出一截白玉似的脖颈,眉如黛墨画作,目若秋波流转,唇如施脂噙笑,气质如空谷幽兰,让人见之如清风拂面,过目不忘。唯一不足便是下颌尖削,身量单薄,略有薄命之相。

即便玄衣少年同样身为男子,仍然为其风姿卓绝一窒,只静静立于一旁听那位公子抚琴。

老仆见此景悄悄退下不提。

片刻,一曲终了,年轻男子伸掌止弦,其声温润如玉道,“在下欧阳少恭,方才抚琴忘时,初见少侠,唯恐怠慢,尚未请教少侠尊敬大名?”,

少年心中仿若梦中初醒,但脸色并无变化,“在下……百里屠苏。先生海涵,该是屠苏叨扰才对。”

欧阳少恭莞尔一笑,道:“不过闲来无事,以琴抒情罢了。百里公子此姓与名甚是少见,不知可是来自边疆?”

“在下曾于昆仑山学习剑术,此名便是师尊所起。”

“屠苏虽是家家户户辞旧迎新时所饮药酒,健体之外却有避邪之功,在下观看少侠气度,却正与此名相合,‘屠绝鬼气,苏醒人魂’,是为“屠苏”。”

百里屠苏谦逊道,“先生博学,可惜在下不过一介江湖之人,飘渺无依,胸无大志。不若先生琴曲所示沧海龙吟之象,心怀天下。”

欧阳少恭闻言略诧,道:“古来有“琴心剑魄”一说,琴与剑冥冥之中似有天定之缘,少侠身负神兵,又识得琴意,风采实在令人神往。”

百里屠苏俱是一惊,这人竟能仅凭只言片语识得自己背上古神兵,焚寂之剑,实力必然不容小觑,只是看他一副风雅之象,也不像那舞刀弄枪之人。

欧阳少恭放佛看穿他心思,“少侠可是疑惑我为何知晓?”

百里屠苏迟疑着点了点头。

“少侠年纪尚轻,一身修为已是了得,在下虽不通剑术,却略通些杏林之技,也知少侠必是师承高人,天资绝顶。”

欧阳少恭看那少年脸色变幻,继续说道,“但眉间血滴朱砂,却是由煞气凝聚而成,常人到此境地,假以时日必然被反噬神智,但少侠安然无恙,想必有宝物替你压制。”

欧阳少恭起身,向外走来,于百里屠苏面前站定,微微一笑:“在下曾阅读一本记录天下神兵的书籍,里面提到昆仑山天墉城一派有一剑最为出名,相传此物以烈火化补天石而作,其力可焚尽世间万物。而火属阳,克金水,用来压制阴煞再合适不过,顾由此猜测少侠所负之剑正是焚寂。 ”

百里屠苏为这番解说叹服之际,忽闻老仆朗声道:“少爷,您一路归来想必是舟车劳顿,先去茶室稍作歇息吧。”

只闻得一个温和低沉的男声说道,“童叔,无妨,百里公子呢,可是到了?”

老仆道,“已经到了,在别院跟欧阳公子谈话呢。”

声音越来越近,那男声饶有兴致道,“哦?丹芷与百里公子倒是一见如故。”

说着,那男子便到了他二人后方。额发束冠,剑眉凤目,面如美玉,身着一件貉毛领的灰色锦缎披风,好一位雍容华贵的翩翩公子,不愧位居琅琊榜首之名。

 百里屠苏虽幼年便在昆仑山闭关修习剑术,但这琅琊榜,他却也是听说过的。

 传说这琅琊榜每年春夏交接之际评断,无论男子女子,幼童老妪,只要有过人之处便可上榜。只是这过人之处,要求严苛自然不必说,更是因为,上榜之人多数皆是隐世不出的高人,空有一号,无名无姓,叫人无处寻找,只靠些故事言语相传,倒教人对这榜单多了几丝怀疑。

评论 ( 30 )
热度 ( 47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