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There will be (2)

李大锤x乔褒姒

本文纯属胡扯,勿与真人对号入座。 
修改已完,关于这章和开头中间的剧情其实另有安排,不过为了不被和谐走剧情,先这么安排,那些算成番外发吧。

尺度太难把握,中间缺失请点图片





横店夏天气温高得可怕,接连好多天没下雨,更是雪上加霜,每天穿着严严实实的戏服裹一身汗,湿了干,干了又湿,苦不堪言。
晚上他冲完澡出来裹条浴巾坐在床边就开始翻手机,床头柜上还有明天的剧本他也不想看。
游戏记录破不了,他试了好几次,最后还是气馁地把手机往边上一丢,盯着对面墙壁的电视机发起呆来。
那天他满怀欣喜推开乔振宇的房门,但之后那人说的话,让他一腔热情被冷水浇得透彻。
那人说冲动只是一时的念头,不代表长久的意愿。
那人说对他只是一种对于晚辈的爱护之情,别无他意。
那人还说自己不是那一类人,让他误会了实在抱歉。
虽然那人满脸歉意,没有一丝责怪他的意思,李易峰还是无地自容,简直要把头埋到肩膀里去躲那双坦诚的眼睛。
好在这页很快就翻了过去,他不再像往前那样天天晚上往那人房间里跑,两个人还是一样的相处,再不提那天尴尬的事。关系好到马天宇说他俩就是一对忘年交,乔振宇半真半假威胁说要撕了马猴子这张嘴,他也连声附和,作势就要动手,马天宇吓得在棚里一顿乱窜,一群人笑得人仰马翻。


拍戏的日子其实很单调,剧组虽然没有明确规定,跟组的时候不随意外出却是行内默认的规矩。
每天早上五点不到就起来化妆造型,趁着早上还算凉快的温度赶进度,午休就是无休止的剧本台词。空闲时间还要请教剧组的前辈,他虽然拍过几部电视剧,在这一行也依旧是个新人,要学的东西太多,有时候累了一天回去趴在床上真的是一点也不想动。
平时工作闲余大家一起玩闹还好,一到休息时间,同组几个有家有室的,煲电话粥的煲粥,秀恩爱的秀恩爱,归巢的归巢,显得他实在凄凉。
这天正巧陈伟霆的女友阿Sa来探班,香港离这里远,难得见一次,陈伟霆就说请他们一块儿吃饭聚聚,马天宇和陈紫涵跟盘丝洞里见了唐僧的蜘蛛精一样欣喜若狂,拉着阿sa连声道谢,搞得人家姑娘直脸红。
杨幂不用说,家里那位直接在影视城周围找了个房子,给这位准妈妈休养生息,再除去还在苦战夜戏的乔振宇,其余在组里的一帮跟陈伟霆关系好的演员、助理都跑去当电灯泡去蹭饭。
横店周围就一家稍微带点港味的茶餐厅,不消说自然是去那里。吃完晚饭一行人还意犹未尽,又说要去唱K。这么多人一起,肯定少不了喝酒,不知要闹到几点,李易峰一想就头疼。推说累了想先回去休息。
陈伟霆操着那口不标准的普通话说他不够哥们,被他揶揄了回去,大家各自笑过一番,做东的主人也不强求,爽快的放他走了。
他一出餐厅就给乔振宇发了条短信问他收工没有,在不在房间,没得到回答。打车回了酒店开门时却看到斜对面的门挂着一个请勿打扰的牌子,心想多半是那人在睡觉没看到。
李易峰回屋冲了个澡,出来擦干头发找条短裤穿上在床坐着看手机,屏幕黑了又按亮,心烦意乱,耐不住还是去开门瞧了瞧。
牌子已经被取掉了,他过去敲门,没人开。转回房间看手机,居然有条短信,打开一看,是乔振宇发的,言简意赅四个字:不在,晚归。
这层楼住的人不多,都是他们剧组的人,这会都还在KTV里闹腾呢。
他想了下,还是套件T恤出了门。
出电梯是道影壁,再往外就是大厅前台接待,并一个摆了张茶几和一圈沙发的休息区。他绕过影壁准备走出去,突然看到沙发里有个人影他再熟悉不过。
乔振宇坐在那里。
凭直觉李易峰没有走上去打招呼,看那人的样子就像在等什么人。他想不通什么人还要这个时间见。果然乔振宇没坐太久,拿出手机看了看就起身往外走。
他过了一会儿才跟出去,走了几百米右转上了另一条街。路灯昏暗,人行道上又全是枝叶繁茂的香樟树,他走在阴影里,感觉自己就跟狗仔一样偷偷摸摸,心跳得格外快。
一辆黑色的卡宴从他身边开过去,在前面很远的地方停下来,乔振宇上了车。他没注意车牌细节,只看到有个京字,他想起好像乔振宇的车也是辆白色的卡宴,听说还被水淹了一次,差点报废。
车子重新起步后在前面路口转了个弯消失了。
这附近的地形李易峰大概都记得,那条路尽头是公园的一个后门,去的人太少直接就锁起来,以至于成了死路。
李易峰沿着那条路走了很久也没遇到一个行人。这片区域以前就是一片荒郊野岭,有了影视基地才渐渐有些人气,除了他们这些来来去去的过客,剩下的都是老实本分做点生意的本地人,到了夜里自然见不到几个人在外面闲逛。
到转弯的地方就看见卡宴停在路的尽头一动不动。他不敢再往前走,生怕发现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可要他转身离开当作没有这回事,他也做不到,只能站在阴影里双脚生根。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车门打开,下来两个人。
一个是乔振宇,另外一个他认不出,远处隐约看着留了一圈胡子,跟乔振宇差不多高,身材稍微壮实些,站在一起莫名有些般配的样子。那个男人点了根烟抽了几口递给乔振宇,搭了手肘在乔振宇的肩膀上,凑近说了句什么话,乔振宇就开始笑,拿开嘴上的烟推他,男人也不恼,直接搂住了乔振宇。

那两个人靠得太近了,从他的方向看过去,连影子都重成了一个。

黑影拥抱了一会就往路边的树荫里走。他像被蛊惑了似的跟着向前迈步,保持一个姿势站得太久,双腿又麻又重,大脑都不知道怎么控制。好容易走到车旁边,那两人消失的地方有条青石板的小路,蜿蜒伸到灌木茂盛的公园里,黑黢黢得张开血盆大口等着他。

他走得极慢,周围暗得连路都看不清,鞋子踩到枯叶破裂的声音惊得他几乎要站住。

空中传来几丝若有若无的呻吟,他屏住呼吸去听,声音又没有了。


http://ww3.sinaimg.cn/bmiddle/eca7016djw1ekmogi135cj20c80hracz.jpg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的酒店,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握着手机一直等,再没收到什么信息,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整晚不停的做梦。梦见乔振宇在房间语重心长跟他说,冲动和感情是两码事,投影仪发出的光线把周围印成太平间。梦见乔振宇跟他对掌念白台词,他自己不停的笑场,那人充满无奈的看他。又梦见在一片树林里他把一个人推到树干上狠狠的贯穿,掐着那人的脖子不让那人发出声音。
梦得太杂以至于早上醒的时候声重鼻塞,头痛欲裂。晚上开着空调忘记调风向,直对着人吹,他没盖被子,着了凉。
这一病来得气势汹汹,李易峰连着几天都昏昏沉沉,抽空去诊所拿了些抗生素和银翘片,吊了几瓶水也不见效,连经纪人都紧张的问他要不要休几天养病。
他摆摆手说不用,过几天就好了。
但他心里清楚自己已经病入膏肓,可惜药如蜃楼,触不到治不了。


评论 ( 19 )
热度 ( 45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