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There will be (1)

李大锤x乔褒姒

本文涉及全为虚构,切勿与演员本人对号入座。

若有雷同,纯属脑洞。




刚进组的时候,跟他演对手戏的还不是乔振宇。之前那演员试了几次镜不是很理想,主动提出辞任,收了东西请工作人员和他们几个早进组的吃了顿饭就走了,他们的戏还是照样拍。

后来有天早上,他正在试装,化妆师往他头上抹胶水粘头套,旁边一个小姑娘提着服装袋跑出去,说是乔振宇来了。他听着那名字好耳熟,旁边助理说乔振宇啊演雪花女神龙那个,他愣了一分钟才想起,哦,原来是他。

乔振宇这名字,他上初中时就听过,当时班里的女生,一个个迷着电视剧里欧阳明日那一点朱砂,嚷嚷着要追星。他也看了几集,小白脸坐在轮椅上,五官端正,嫩得能掐出水来,阴柔得不像话。上大学的时候泡论坛,听说那人演了好多古装剧,在天涯蝉联四美,到底也是不温不火的。红好像在他们这一行就跟天上掉的馅饼一样,差个契机始终落不下来。

李易峰从小被人叫做班草,在中学里耍酷收情书,家里管得紧,他读书还算用功,没走上弯路,无奈没那个天分,还是念了个影视学院,也不算多向往这个行业,只是艺术生对文化成绩要求不高,找个出路混张文凭罢了。后来在大学里,有长相没长相的,家境好家境差的,有才没才的比比皆是,见多了,最初无所谓的态度不知怎么就变了,他开始想认真在这行业拼一拼,混出点名堂,也比被他爸压着回去在小公司呆一辈子强。

大一刚过完,他被几个朋友怂恿着参加了一个选秀节目,出了点小名,签了个演艺公司,正式踏进了社会这个大染缸。刚开始他还想得简单,唱唱歌,搞点音乐,出几张专辑巡回演出就行了。渐渐的身不由己,也慢慢开始跟着经纪人安排开始学演戏,反倒应了他本来打算混过去的专业。日子一天天过,粉丝见长,外界肯定的声音多起来,天时地利人和,可真正的大红大紫好像总在明天。

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大学里放肆挥霍的青春,他就在各个通告片场录音棚之间来回奔波,以前身边的朋友一个个恋爱结婚生子稳定下来,有时休一两天假,他就觉得空得慌。 

他不是没想过谈恋爱,可惜影视学院这种地方,女同学开学花枝招展现了张脸,一到上课就不见踪影。周末门口停满各式豪车,人群如候鸟涌出又各自归巢。他的时间作息安排得满满当当,哪有空去认识莺莺燕燕。圈内的更不敢想,勤奋的自然已经开始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出名的出名,稍差点的演戏的演戏,卖笑的卖笑,谁有时间谈真情实意。大家都各有各的出路,反倒是他,吊在中间不上不下,若说要去逢场作戏,他总觉得没意思,要一心工作当个拼命三郎,他又有点不甘心,也就只好这么搁着,不再去想。

一晃四年,在学校里没学到什么,出身社会,老戏骨,当红小生在上面压着,也比不上中戏北影的高材生新面孔讨新锐导演欢心,只心底隐有些迷茫,这辈子难道就这么过了?好在家里人心疼这个从小到大没出什么岔子的乖小孩,长辈也不催他,压力还不至于落在他肩上,劝他男人三十而立,不急于一时。 

后来见了乔振宇,他更是心安理得,那人比他年长近十岁,不也一样不着急么。 

论起资历,全组演员加上导演剧务场办各色人等,也没几个比乔振宇高的。也奇怪,这人看上去德高望重的长辈模样,笑起来温和慈祥,说起话来一本正经听说连他的戏迷都叫他政委。可就是这么一个人,进组没几天跟他们这群80后打成一片,一点不合群的感觉都没有。

他也去私下去搜过那人的相关信息,知道那人出道十几年拍了几十部戏,说是交往过一个女友,之后和平分手,除此之外居然没有一点绯闻,倒令他心生敬意。

乔振宇不是科班出身,毕业于舞蹈学院,还是古典舞专业,拿过各种大奖,出国巡演备受追捧,演出节目被编成教材,隔行如隔山,放眼娱乐圈,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朵奇葩。可这么说好像也不太合适,那人除了经历离奇,与年龄不符的沉稳之外,几乎找不到什么缺点了。

之前他闲得没事,看过有篇关于舞蹈学院的爆料,说是里面男女生之间关系暧昧,甚至老师都鼓励学生发生性经历来配合事业发展,可他看那人的样子,完全没有平时所见的舞蹈演员的媚气,甚至连一丝风尘的感觉都找不到,整个人如出水芙蓉一样清新。

他也有过猜测,那人莫不是gay,不然怎么能在那豺狼虎豹一样的境地里不受一点沾染,可也没听说他和谁谁过从亲密,只说早年那人事业不顺,有人想要扶持下他,碰了一鼻子灰。乔振宇也硬气,连着好几部戏都没接,就此消静着,演些小角色也不急功近利。这点上,他是挺欣赏他的,那些见不得人的怀疑就此按下不提。

那人唯一的缺点,就是较真。乔振宇最讨厌别人说他美,说他奶油小生,一门心思要做纯爷们摆脱这种形象。他们几个小的平时开玩笑拿天涯四美的称号叫叫他乔美人,那人笑笑也就过了,要是闹得狠了,目光一沉,饶是马天宇陈伟霆那么折腾的也只得乖乖噤声。

也是,他理解这心情,有时他看一些关于自己的评价,说他演技不好,光凭着脸和粉丝追捧,他也不开心,想要摆脱这些打在身上的标签。谁乐意被人当作花瓶。 

他对那人从敬佩到仰慕,后来怎么又变了样,他也不太懂。 或许是那人自诩为游戏盲,不擅长这些年轻人的活动,结果拿着他手机刷刷打了个他怎么也超不过去的高分?或者是那人穿了古装,广袖宽衣,长发及腰,几缕刘海被风吹起来,站在他对面看他却让他心虚转头不敢与之对视?又或许是戏演得太多,被那双眉目含情的眼睛看得太久,他心底也麻酥起来了吧。 

再后来,他和乔振宇关系已经变得很好,好到他觉得很多原来跟同龄人不合拍的想法,居然都跟这位老政委不谋而合。所以当发现那人居然还带着投影仪的时候,他就说要去蹭点片子看,乔振宇一如既往的答应了。 

乔振宇在剧组没什么别的爱好,偶尔抽抽烟,没事就窝在房间里看剧本看电影,要找个词形容,那就是宅。 

那天照例在乔振宇房间里看电影,他买了几瓶啤酒和下酒的花生之类带过去。早先乔振宇问他看什么,他想也没想就说要看霸王别姬。话一出口,他自己先吓了一跳,这部片子不消说,是人都明白。 

他回答的时候,乔振宇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定着看他简直要把他心里压到最底层的念头拖出来晒到太阳下曝晒,平端生了一堆冷汗。其实并没多长时间,把眼睛移开避开对方的视线也就一秒,他却像过了一年那么长。 

乔振宇倒没什么表现,只点点头说这是个经典,值得一看。听他这么说,李易峰就跟大祸临头又赦免的罪犯一样松了口气。

房间冷气开得足,啤酒也是冰镇过的,尽管李易峰平时贪凉饮,那天也喝了几口,只一个劲的剥花生吃,电影演的什么在他眼前就跟走马观花一样,完全没有经过脑子。 

后来大概是演到蝶衣躺在房间屏风后逗金鱼,乔振宇坐在他身边,身子倚着扶手靠向他问道,“你看张国荣这扮相,是不是有点像一个人?” 

他按下脑子那些乱窜的念头,转头看向那人,还没有来得及细想,光线正好落到那双带有笑意的眼睛里,又从黑色的瞳孔漏出来,脸颊有些瘦削,皮肤虽然被晒成了深色,却是像蜜糖一样染到唇角,十几年的光阴竟然没有在这张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李易峰鬼使神差地就吻了上去,看着那笑意化成讶异,他心跳如擂鼓,咚咚咚简直要从肋骨缝隙里挣脱出来。

但那人没有推开他,他闭了眼开始小心翼翼的加深了这个吻,那人亦没有回应他,直到他感觉那人的嘴唇快被他辗转碾磨得肿起来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他心虚的转头,忍不住用余光去瞟那人的神情,脑子里却不断显现着那两片被吮吸得水光潋滟的殷红嘴唇。胃里像是扑腾了好多蝴蝶,翅膀扇动,痒得他几乎忍耐不住。 

之后两个人各自坐着,也没说话。看完电影,拘谨的道了晚安各自回房。直到躺到床上李易峰才后悔起刚才的冲动,可事以至此如何能停下。 

第二天起床出门正巧碰上那人,他还有些尴尬,反倒乔振宇大方的招呼他,问他晚上还看不看电影。

他先低着头闷闷的,这一问他忽然又有了劲头,连忙回说要看。 

”看什么?“”你定吧。“”好。” 

乔振宇也没犹豫,说完话转身往走廊尽头去了。

他立在原地,愣愣的看那人消失在电梯口,生怕自己早上还没睡醒,直到兜里的电话疯狂的震动起来,他才如梦初醒,那不是幻觉。

评论 ( 29 )
热度 ( 84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