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恭】幽冥渊(上)

百里屠苏在这洞中待了七七四十九日。
第一日,忘川河边那老鬼教他,这洞中一日,洞外一年,生灵皆具命魂,死后不断往复于此投生,直至寿数耗尽。
第三日,老鬼带他撑渡船,嘱咐他到了轮回井旁便可折返,前路不远有深渊,有胆大的鬼魂顺流而下,被浪花一拍就散了。
第七日,老鬼喝醉,兴起讲些光怪陆离的故事。说那深渊底下开满幽冥花,由忘川水浇灌,盛满情欲痴念,可化成妖魅。
第十一日,他抓些趴在洞壁上扇动翅膀的魂萤,放入锯草笼的罩子,制了一盏引魂灯。
第十五日,百里屠苏正撑了船蒿,从轮回井旁归来,却听闻洞口来了活人。
老鬼说洞外有十万大山,瘴气笼罩,寻常人避之不及,洞口自有凶神镇守,结印划生死之界,无可逾越。
他默默低头,继续撑船。
第十七日,周遭一干荒魂野鬼都在议论,说那活人是来送故人往生的,当真是有情有义。
第十九日,鬼差领了一荒魂至屠苏面前,他手里的篙子没捏住,掉进了忘川。

跟在鬼差身后的那人面色苍白,虽已为鬼,却不减羽眉星目,若不是那点朱砂,他几乎要脱口而出,唤一声欧阳先生。
鬼差吩咐一句,带他渡河一路向前,施施然又走了,徒留两人对视。
屠苏心里言语翻滚,到舌根边却一字一句也吐不出,只愣愣盯住那张在梦里也时常出现的脸。
倒是那人,拱手一笑,“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回过神来,他弯腰拾起漂浮在水里的长蒿,那蒿子虽入水,却一点没湿,再抬头对上那双笑意盈盈的眼,
“……叫我屠苏便好。”
今日之缘,明朝逝水。
小船划离岸边。忘川河水荡起几圈波纹。
“屠绝鬼气,苏醒人魂,屠苏此名倒有几分渡人之意。”
“那先生…如何称呼?”
“众生无相,生生世世,不知屠苏问的是哪一个。”
或许是看他脸色沉暗,那人又道,“若不嫌弃,便跟我那好友一样,唤我少恭吧。”
引魂灯在船头颤了几颤。
“少恭…”


过轮回井再向前几里,水流渐渐变急,魂萤在洞顶成串倒挂,洞内却是比先前亮堂。
远处一石碑由小变大,靠近可见上刻幽冥渊三字,笔法遒劲,注视片刻便觉威慑之力透过笔划直向人身上袭来。
忘川流至此处,也越发湍急,水流冲入深渊,轰然作响。
这便是少恭的目的地了。

那人从船上下来,一身白衣在水气下飘摇,几分凄切之意入怀,声音也虚幻起来。
“在下听闻这深渊底下生长一种幽冥花,食之可固魂生魄,有灵兽守于渊下看顾此花,其血肉能铸人形,不知屠苏可曾听过?”
“先生博学,不曾听过。”
屠苏心道,这与老鬼醉言却是不同。
那人笑道,“不必与我如此拘束,屠苏在此渡人多年,想来无趣,不妨跟在下前去查看一二,就当是散心了。”
原来果真如红玉小兰所说,先生待谁都是和气近人。
“先生…为何要去这幽冥渊,我听此地的前辈道,渊下凶险异常,寻常魂灵下去难免魂飞魄散。”屠苏拴好小船,揭开锯草编的灯罩,几缕魂萤得了空隙争先振翅而出。
那人脸颊边几缕鬓发飘散,一条白色绸带系过一束长发弯在胸前。
“在下初见屠苏,仿如故人重逢,屠苏不问在下为何不去往生,在下还道屠苏定是知己,如此问询,莫不是怕了?”
屠苏心中陡然一阵酸楚,他离开肉体许久不再有情绪之感,不禁开口道,
“屠苏已是一介荒魂,无所可失,无所可念。先生既当我是知己,我也与先生一见如故,便陪先生下去吧。”


评论 ( 3 )
热度 ( 29 )
  1. 何安蟹黄包好好吃 转载了此文字
    写的好好(╥﹏╥)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