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一些段子

依旧是肉肉肉


#簇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吴邪是被电话吵醒的。无线电波那边传来聒噪声音,“还在睡?看见背上的东西没?”浴室里才有镜子,吴邪慢吞吞的坐起来,一只手伸到背后把痒的源头扯掉。一张照片,他的正面,只有正面。吴邪无语道,“我满足你那些幼齿癖好搜个古董彩虹机不是用来干这种事的。”少年笑得咯咯的直响,“你先看你背后~”无奈起身,走了几步。镜子里映出的背上有只用黑色记号笔画的歪歪扭扭的大公鸡,和着听筒里的声音也显得趾高气扬起来。“听好了,你背上的是我们这次调研的步骤分析图,我也不想带上你这个老年人,但这次调研至关重要,光靠PPT不妥当,带上你比较放心。”“………”“带几条换洗的内裤。其余装备我有。一个小时后我来你家楼下接你,吃臭豆腐。你不来也没有用,随便你怎么赖我都能比你更无赖。”“…………”“喂,没吃过长沙臭豆腐不算长沙人。”“…………”“你要是不来,你的照(ju)片(hua)会替你倒霉。”

#花邪##我很喜欢我的生物老师不想让他死得早但我确实学得不怎么好#
四姑娘山。
“听说大家都很好奇我和小邪在不足两平米的山顶上如何解决吃喝拉撒的问题,今天呢,我们俩就来为大家解答一下这个疑问。”解雨臣举起粉红色的sharp把前置摄像头对准自己,另一只手顺带整整同样粉红色的领子,一旁的吴邪正好拧开矿泉水瓶盖往手上倒水,“提醒各位呢,保护环境是人类的终身大事,尤其在这种极其脆弱的原始生态系统中生活时,我们坚持要做到一切可降解生活垃圾都要填埋处理。”解雨臣侧身,把镜头转向吴邪,“现在我们看到就是我们的环境保护大使吴邪先生做出的现场示范,大家请注意吴先生身后松动的土堆,刚刚吴先生进行了身体循环中很重要的排出废物与毒物的一节,具体步骤是先在地面挖出深约二十厘米的小坑,这个深度是为了保证某些有特殊癖好的人在画圈圈时不幸扒拉出奇葩——”吴邪甩甩手上的水,扑向解雨臣:“混——蛋——你——太——重——口——了!”“小邪你果然是够变的。”“你才是狗变的!”“我爷爷可没有外号解狗爷。”“你不也这么解决个人问题的吗?!还是说你喜欢裸露在外面的一坨又一坨?那你上哪儿玩文艺自拍去,怎么拍背后都有一坨!”“我是这样解决的,但我不会狗扑式。”“我还狗刨式游泳呢,再说一遍,我不是狗,我跟你又没有生殖隔离!”“这么说小邪你终于承认你跟我有一腿了?不过就算我们没有生殖隔离,你也没法给我生孩子不是?”

#客邪##单身男子の趣味#
吴邪第一次到张海客家里做客,好奇地参观果然是期颐之人口味的古风装修,连床都是四柱床,对着的墙却是一整面的镜子。吴邪深感奇怪,转头问跟在身后的张海客:“怎么安这么大一面镜子,不是说床尾镜摄魂吗?”被问的人愉快地微笑起来:“这个嘛,看见你快要射的时候的表情,的确是很摄魂的。”

#黑邪##接龙存档生怕被吞#

接1
“艹你妈,你干什么!”吴邪恶狠狠的盯住咫尺之间笑得一脸猥琐的男人,那人正扭头看了一眼门,确认已经拉上内栓反锁住了,“当然是施压审讯喽。”黑眼镜又凑上来,“小三爷还不打算告诉我?不说我可就接着这样审讯了~”
吴邪一把拎住黑眼镜的领子,“你能把我怎么样,墙上可是有摄像头!”
黑眼镜的手从下面窜上来,顺着少年下摆的缝就钻进去,直奔胸前的凸起一捏,墨镜后面好似闪过一道精光:“安保室老大哑巴前天就抽调到二道白河分局去了,这种时间哪有人勤勤恳恳,剩下的几个小妹肯定溜号,就算没溜我也不介意让她们看看现场。”
吴邪倒吸一口凉气,拎着领子的手迅速改成外推,“你TM别乱来,当心老子告诉你们头儿吴三省!”
黑眼镜笑得越发痞气,另一只绕到吴邪背后抓住紧翘的臀部一拧,听得吴邪骂了句混蛋,墨镜一扬,“小三爷尽管告,瞎子我不怕上面处分,要是小三爷遭了家法,我倒是心疼救不了急呢。”

接2
“试试就试试,小三爷,我倒等着瞧您怎么咬我。”黑眼镜用膝盖在吴邪被抵住的大腿上蹭了蹭,又向内侧滑去,眼看着要威胁到少年可怜的两星一弹。
吴邪哪肯就范,忍住被蹭的痒试图叉腿去,本来就曲起来的关节使不上劲,哪里挡得住黑眼镜这种肌肉结实的成年人,那么多年的体格和搏斗训练对付他这种只会打打野架的未成年人小菜一碟。正在缠斗之间,少年虽然靠着墙但别着劲搞膝上斗一只腿没站稳直直向左边倒了下去。黑眼镜眼见少年要倒,第一反映伸在裤子里的手一抓准备拉住他,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干脆向下一压,推揽着吴邪向硬邦邦的地砖撞了去。
吴邪大叫一声“你他妈的快撒手!”血从脖子根一路涌上来,蔓延到脸上,眼睛都红了,这情景看在黑眼镜眼里,竟成了一种欲拒还迎的娇羞,惹得他慌得不行,连倒下来被两个人的体重压倒墙踢脚撞得生疼的手肘都顾不上,一把拽过吴邪的被拷住的手腕压在他头顶,身下那只手向外一抽就去扯少年的运动裤。
吴邪眼见用语言阻止自己眼前这位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的禽兽警官已经不行了,身上压了近百斤的重量,毫无章法挣扎起来,拼命地蹬腿抬手想摆脱钳制。
黑眼镜被从胃里燃起来那股欲火烧的浑身发痒,撞疼的手肘虽然随心想脱掉碍事的物件但却没听使唤,竟给乱挣的少年挣开了去。
少年翻身一撞,把警官撞到一侧,手腕还被钳着,只得提脚向对方命根子死命一击。黑眼镜眼前场景一换看见水泥墙时就心道不好,怕要被这狼崽子反咬一口,硬凭着本能双腿一弓,小腿堪堪受了这下。钻骨的疼窜上来,黑眼镜牙各得咯咯响,血性也上来了,手一松撑地准备把猎物扑下。少年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向桌子另一边迈腿,黑眼镜从背后扑上去,一手推在少年没什么肉的背脊上一压。吴邪嘣的一声下巴磕在木桌上磕得眼冒金星,脑子也震了震。
完了,他想。

接3
这种时候谁他妈的能松开,黑眼镜只恨得牙痒,收回舔在少年腰眼上的舌头,“小三爷你对瞎子我不仁,甭怪我不义了。”黑眼镜一手绕到被箍住的细腰前面,急色得来不及解皮带就握住那处跟它主人一样颤抖着的柔软物。吴邪禁不住打了个激灵,吼道:“黑眼镜你给老子等着!”少年的威胁完全没有什么力度,哪能逆转黑警官此刻涌向下身的血液,他胡乱的在那处揉了几下便再也忍不住,扯开裤链就往下拉,连着内裤两三下就扯到膝盖。
吴邪知道今天是跑不脱了,干脆闭了嘴咬牙,泪珠子却不争气的在眼睛里打转。艹,他都多少年没哭过了,上一次哭还是五六岁时被解雨臣那小子推到老家后花园的池子里,今儿也不算什么大挫折,菊花没了拍拍站起来又是一条好汉。他脑子的念头越跑越偏,刻意去忽略侧腰皮肤暴露在空调冷气下起的一层鸡皮疙瘩,还有正后方紧贴着的对方下身,薄薄的西装裤挡不住物件发烫的触感。
黑眼镜脱完又倾身向前,就着按住吴邪手腕的双手,在他的后颈根上重重的咬了一口。“小三爷我这不是正等着进去呢。”这句话说得一点笑意都没带,吴邪听得声音在耳边心里暗骂禽兽你倒是快点早完早收拾报复,牙却依然咬着没出声。
“不出声了?真不好玩,瞎子我可爱看小三爷垂死挣扎的样子了。”黑眼镜没敢认为吴邪顺从了,但料吴邪这会儿手脚被缚也动不了,心想夜长梦多先上为妙,便脱了自己的裤子,挺着涨得又粗又大暗红色伞状物都撑开了的阳具就往少年的私密处凑。褶皱合得紧,黑眼镜死命往里挤也没挤进去,欲望没纾解不由得烦躁起来。这一烦躁不要紧,烦了没两秒,下身竟然软下去了,跟泡了水的法式长棍面包一个样。黑眼镜低声骂了句妈的,几辈子的脸都在这个毛还没长齐的黄毛小屁孩面前丢光了,这小子肯定感觉到了!
吴邪本来还趴在桌上装死鱼,明显感觉后方有个东西在后面戳了好一会儿没戳进去,再凑上来触感就变了,傻子也知道这是在怎么回事,脑补得太多也缺根筋忘了自己的处境,眼角还湿着就笑了出来,“这都不行,你他妈真不是男人!哈哈哈!”

#客邪##异地恋的解决方式#
吴邪翻看着笔记本里的隐藏文件,“张海客你妹,怎么这么多不良照片和视频!”被点名的人的哥哥无奈的放下手里削了一半的苹果,“你小点声,待会儿海杏在隔壁都听见了。”“老子不管!你给小爷说清楚,这么多照片和钙片他妈的都没一张是我!难道你平时都想着别的男的撸?!”张海客离开沙发,往电脑桌边一靠“你又忘了有需求的时候我都会给你打电话?”这种居高临下姿势,吴邪望向上面那张跟自己差不多却写满败给你了几个字的脸,经不住老脸一红,嘴却强硬到,“谁他妈知道你当时看的什么脑子里想的什么?”那张脸突然眯起眼睛笑起来,“当然是看你高潮满脑子想的是如何肏你啊。”

评论 ( 1 )
热度 ( 81 )

© 蟹黄包好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